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财经

货币政策将持续发力稳融资

央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室21日公告称,当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截至21日,本轮逆回购“静默期”已持续19个交易日,尽管市场流动性略有收敛,但总量仍处于“合理充裕水平”。

分析人士表示,中长期来看,松紧适度、注重内部均衡的货币政策思路将得到进一步贯彻,预计政策将在稳融资上持续发力,今年末明年初后续定向降准政策大概率会落地,同时不排除“降准+降息”政策组合出台。与此同时,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已经并将持续成为下一步政策的重点。

流动性整体合理充裕

自10月26日以来,央行已连续19个工作日未开展逆回购操作,市场资金面边际收敛。分析人士指出,从近期公开市场业务交易公告的措辞来看,央行认为市场流动性有所收敛,但由于流动性总量仍合理充裕,故没有投放流动性的必要。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近期资金面持续处于较为稳定的充裕状态,市场利率仅略高于公开市场政策利率水平,且无明显到期压力,无需央行通过逆回购进行“削峰”操作,这是近期央行连续暂停逆回购操作的直接原因。

整体来看,今年以来央行从宏观上营造了一个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环境,使流动性合理充裕。央行今年以来已经四次降准,释放资金约2.3万亿元;增加再贷款及再贴现额度3000亿元;与此同时,央行前三季度累计开展MLF操作共40740亿元。

王青表示,今年以来央行加大中长期流动性释放力度,并多次通过较长时期连续暂停公开市场操作,达到“收短放长”效果,一方面可以优化银行流动性结构,引导银行向实体经济定向“宽信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另一方面适度控制市场利率水平,避免释放“大水漫灌”信号。

对于未来流动性走势,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如果企业融资困难不能实质性缓解,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存在,货币政策将继续着力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降准可期降息预期升温

虽然央行执行了新一轮降准,近期监管也出台了信贷鼓励措施,但由于政策传导需要一定时间,目前尚未在金融数据中得以显现。10月金融数据仍然处于低位,其中,10月M2增速继续为史上新低、M1增速为史上次低。

在10月经济金融数据公布前,市场对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预期已有所形成,多位受访专家预计,随着货币宽松预期增强、银行负债改善以及利率水平下行,降准等政策具有一定操作空间,但继续多次、大幅度降准的可能性不大,大概率为定向偏松、小幅度下调。

兴业研究宏观分析师郭于玮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2019年春节前央行可能再度降准。她指出,2018年净稳定资金比例、流动性匹配率等监管指标考核趋严,增加了商业银行对中长期资金的需求,使银行间市场6个月以上资金较6个月以下资金出现明显溢价。“为提高银行体系流动性稳定性、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有必要继续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并置换期限相对较短的MLF。”她表示。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除降准外,降息的预期也在升温。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从债务周期看,高债务需要高盈利和低利率化解,如果盈利处于下行周期,那么只能降低名义利率。以国内经济为依托的货币政策中,包括利率、准备金率的政策调整会随机而动,未来货币政策将呈现“降准+降息”组合,其中降准是长期趋势,MLF为辅助、逆回购次之。

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目前企业融资利率仍然不低,明年经济下行压力仍存,预期2018年内降准,2019年降准、降息并存。央行可能通过调整7天回购利率等,指引货币市场利率下行,MLF、SLF等利率也会下调。

不过也有专家对降息持谨慎意见。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接受采访时表示,短期内加息减息概率都比较小,政策仍将保持基准利率的稳定,“通胀率近期有所回升,同时,考虑十二月份美联储有可能进一步加息,所以基准利率短期内保持稳定概率较大。”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亦认为存贷款基准利率不会调降。他表示,在货币市场方面,央行的政策目标一直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让短期利率水平在相对偏低的情况下波动是当前政策的主要方向。央行不会贸然采取措施压低短期市场利率,而是让货币市场低位波动。因为货币市场利率下行,也会带来贬值压力。

疏通货币传导机制成政策核心

10月开始,央行通过推行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加大再贴现额度等方式支持民企融资,银保监会也表示在信贷投放上会进一步向民营企业倾斜。近期各地政府部门也纷纷制定相关政策和投入财力来支持民企发展,缓解融资难和融资贵。

业内人士表示,从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及各方数据来看,市场流动性相对充裕,但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仍偏低,放贷意愿不足,继续稳定融资、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已经并将持续成为下一步政策的重点。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认为,当前微观传导机制不畅、货币无法向信用演变的核心是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市场预期不稳定、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融资渠道收窄,部分民营企业陷入“债务违约-信贷融资难度加大”的负向循环。他表示,预计央行将通过宏观审慎评估、多种工具和机制创新,纾解当前以民企为代表的“融资难”问题,打破负向循环。这些政策包括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持续扩围、针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再贷款、再贴现、抵押补充贷款等规模放量。结合金融中介MPA考核,推动其为企业放贷。“随着这些政策的实施,社融和信贷增速有望在2019年上半年企稳回升。”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外汇研究员王有鑫同样表示,未来货币政策重点将逐渐转向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方面,一方面,通过风险分担、明确授信尽职免责标准、优化考核机制等手段,给予金融机构正向的监管激励和引导,解决不愿贷、不敢贷问题。另一方面,通过设立和合理使用融资担保基金、信用缓释工具,大力支持小微企业开展股权和债权融资,扩大小微企业融资渠道,降低融资风险,切实将金融机构的“活水”引入到实体经济中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