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时评

共享经济需要更多的不可行性分析

5万把共享雨伞现身杭州,一天就遭城管“下架”。6月26日《新京报》为此刊文《没收共享雨伞有违“包容审慎”》: 城管的理由是“共享雨伞在户外公共区域投放时,存在占用公共设施的情况。”按照《杭州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禁止在道路两侧护栏、电杆等处架设管线,晾晒衣物,吊挂有碍市容的物品。共享雨伞“被下架”看似合规,却有违背“包容审慎”之嫌,值得商榷。

“包容审慎”由李克强总理在6月2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要按照“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审慎出台新的准入和监管政策。作者据此认为:我们现行的法律法规,大都针对传统经济,面对新业态时显得不适应,各地政府部门也往往无所适从,经常走禁止或放任的极端,造成新业态的发展被动,存在政策和监管风险。

“放任”提供宽松环境,怎么可能造成“新业态的发展被动”?略过不提。作者认为地方政府对共享经济有“管死”之嫌,笔者不赞同。当前,不是对共享经济不够好,而是对共享经济太好了,打着创新名义的共享经济早就大行其道,横冲直撞了,给社会增添了越来越多的麻烦。如果共享经济可以要求国家和社会“包容审慎”,可是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国家和社会也可以要求共享经济“守法审慎”。

现实却一再表明,以资本为杠杆,以赚钱为目的的共享经济来势汹汹,在“守法审慎”方面做得很不够,而且是远远不够。

共享经济接受监管的意识很差。假定共享经济是创新经济成立,共享经济机构不是慈善组织,不是公益组织,是要出租挣钱的,要收押金的。红会捐款遇冷等现实表明,慈善组织和公益组织都要依法监管,公司必须依法运行,政府和民众凭啥不可以依法监督共享经济?如果放弃监管,就是放纵,难道共享经济想当第二个静悄悄拆除的假创新——“巴铁”,把债务留给老百姓自己去消化,把矛盾移交给社会吗?

共享经济市场自控的能力很差。眼里只看到空白,因此就大规模投放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器,共享雨伞。共享经济考虑了市场饱和度和接受度了吗?有公共自行车,大规模投放共享单车合适吗?不说充电难,城市常常堵车,哪有多少车位给共享汽车?岂能一边挣钱,一边添乱呢?日本担心个人信息泄露,对乱停放管得严,或扣车,或处罚,公交发达,共享单车没流行,这方面为啥不好好学习日本呢?

共享经济文明同步的意识很差。有论者认为,共享经济是文明的照妖镜,那就是高看共享经济,低看民众了。你这样要求民众,民众当然有权利要求你,你先守规矩了吗?比如共享雨伞投放涉嫌违法。要知道,浙江一些城市为了还路于行人,连人行道上的书报亭都要拆除。制度通过在先,不是刻意针对共享雨伞,有什么理由随意不遵守已经通过的制度?你不讲文明,却要求社会文明对待你,这样哪里文明了?

共享经济治理污染的准备很差。部分“僵尸”共享单车已经产生了很多问题。就算全部文明借骑,“共享”有正常损耗,最终要报废。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按照“谁污染谁治理”,共享经济提前做好准备了吗?总不能走先发展后治理的破坏老路吧?

不能因为无人穿鞋就说这里好卖鞋,不能因为和尚多就说这里好卖梳子。共享经济虽有创新,但不能一味说好。“巴铁”等前车之鉴不远,共享经济应做好更多的不可行性分析,要学会在法律、科学、民意等压力下戴着镣铐跳好舞。对于社会来说,要提防共享经济穿创新新鞋走破坏老路,打着“惠民”“便民”等幌子滑向“流氓经济”去“害民”,因此,社会对共享经济既要包容,更要监管,缺一不可。

(作者:​李云勇)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