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看天下 » 周边

蒙医药:草原深处的民族文化瑰宝

通辽市新城区一角。 崔连仁 摄

自治区名蒙医包那木吉拉与患者交流。张启民 摄

内蒙古蒙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技术人员进行蒙医药研究。 张启民 摄

蒙药加工。 张启民 摄

蒙药集团生产车间。 张启民 摄

奈曼旗药农收获木香。 刘松涛 摄

蒙药成果展示。 张启民 摄

通辽市蒙医药博物馆。张力军 摄

“30,50,97……再跟订单核对一下批数。”7月15日,内蒙古科尔沁药业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伏莹发走了公司刚生产出的一批消肿橡胶膏。7个月,科尔沁药业2018年出库的该品种膏药已有约100余批。几年前,这个数字仅为个位数。

在内蒙古自治区东部,获称“中国蒙医药之都”的通辽市有数家蒙药企业均迎来了像科尔沁药业一般新的发展浪潮。无独有偶,自2001年内蒙古自治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并实施《内蒙古自治区蒙医中医条例》以来,蒙医也获得了长足发展。“蒙古族对蒙医、蒙药有天然的文化认同,但蒙医药的这块瑰宝不该只局限于某个特定的种族,而是该去造福全国,让各族的百姓们都能受益。”内蒙古民族大学附属医院院长布仁巴图如是道。

2018年1月2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内蒙古自治区振兴蒙医药行动计划(2017—2025年)》,明确要发展壮大蒙医药医疗、预防、养生、保健等产业体系,加强特色优势和人才队伍建设,大力提升蒙医药服务能力和水平,不断传承创新,推进蒙医药标准化、规范化、产业化、国际化发展。蒙医药将迎来新的机遇与挑战。

千年瑰宝 马背上传承的蒙医药文化

不同于广为人知的中医药文化,蒙医药常不为大众所知,然而蒙医药同中医药一样具有悠久的历史,是蒙古族人民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并逐渐形成了蒙医药的独特理论体系,积累了宝贵的临床经验。

早在12世纪前,蒙古族人民就发明和运用了许多适合地区特点的医疗方法。13世纪初,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在原有的医疗经验上逐步形成了具有初步基础理论与实践经验的古代蒙医药,吸收了藏医、汉族传统医学和古代印度医学的基础理论和医疗经验,发展成为独具特色的医学理论体系。

据悉,蒙医以“三根”学说为主要理论基础,同时还包括阴阳五行、五元学说、七素及六基症学说。蒙医治病方法,除药物治疗以外,还有传统的灸疗、针刺、正骨、冷热敷、马奶酒疗法、饮食疗法、正脑术、药浴、天然温泉疗法等。长期医疗实践证明,蒙医在治疗偏瘫、风湿、类风湿、心脏病、胃病、肺病、妇女病、偏正头痛、咽喉痛等等都有一些疗效显著的独特方剂和蒙成药,深受患者的欢迎和好评。

70年代以来,蒙药有了新的发展。自治区卫生部门在普查内蒙古药物资源的基础上,编著出版了《内蒙古中草药》二部。相关部门在1972年至1977年较全面的调研、考证蒙药材的基础上,制定了部分蒙药材、蒙成药国家标准,随后,蒙药首次被录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内蒙古卫生厅组织编写、制定《内蒙古蒙药材标准》《内蒙古蒙成药标准》,近年经修订后,颁布为《卫生部标准》。

在自治区有关单位总结多年的临床经验、蒙医临床规范化研究的基础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通过专家论证会后,于1997年颁布了《蒙医内外妇儿科病症诊断及疗效标准》。蒙医医疗、教学、科研工作发展新的阶段,蒙药材的开发、蒙成药的生产,蒙药的研究工作均在蓬勃发展。

2010年10月,新修订的《内蒙古自治区蒙医药中医药条例》实施,为促进蒙医药中医药事业健康、持续、稳步发展提供了法制保障。

立足科学 二次研发挖掘蒙药更深价值

作为源于与疾患斗争经验的药方,蒙药具有鲜明的民族特征。例如内蒙古蒙药股份有限公司传承的蒙药经典“保利尔胶囊”。

自古以来,蒙古族以肉食、乳食为主,少五谷蔬菜,居住风寒冰冽之处,逐水草游牧,过车帐鞍马生活,多饮酒御寒解乏。长期受这种生活习俗和生产方式的影响,易藏寒好生饱满不消化和脂质增多症,即西医所称高脂血症。这样的环境也为蒙医创造了接触这些疾病较多的客观条件。

蒙医对此症状的治理原则是调理运化、清浊化脂、解滞通脉。即通过治疗调整机体,进—步增强消化功能,达到气血通畅,排除“沃赫”(脂质)的生成、消化、代谢的障碍,变机体不正常的病理状态为正常。经过长期的医疗实践,蒙医不仅对高脂血症的病因和发病机理有了深刻的认识,也积累了丰富的防治方法和防治方药。蒙医学对高脂血症的认识也为当代蒙医药专家带来了研制现代蒙药的“灵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级名蒙医柳白乙拉,正是基于上述病因和发病机理,研制出对治疗高脂血症有显著疗效的“保利尔胶囊”。

同时,蒙药贴膏也是蒙药的特色药品之一。“我们企业主要生产外用贴膏。近年来,除了销往东北、南方地区以外,还出口到蒙古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伏莹介绍。

据了解,内蒙古科尔沁药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生产蒙药外用贴膏为主,集药材种植、药品研发、加工生产为一体的蒙药贴膏生产企业,是全国最大的蒙药贴膏生产企业。

“蒙药大多都源自传承千年的古方。”伏莹说:“这使得不少蒙药品种在拥有丰富的临床案例的同时,也面临适应症未被完全开发的局面。目前,我们正在和多个医院合作开展临床试验,挖掘药品的更多适应症。”

此外,二次研发亦是不少企业的关注热点。

据伏莹介绍,科尔沁药业有一款膏药的辅料中,含有一种易引起过敏体质人群过敏的草药。“这种膏药的效果很好,但有小部分的人会过敏。公司正在跟北京的一家研究所合作,筛选高分子材料,用人工高分子材料来代替天然的橡胶松香等草药。”伏莹指出,人工高分子材料不仅可以避免过敏,还可提高膏药粘附性,研发成功即可使膏药反复使用。

习俗所造 蒙医特色疗法造福百姓

蒙医是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地域特点的医学科学。在诊治疾病中具有药量少、疗效好、经济简便等特点。

“蒙医的特色疗法在慢病和康复等方面具有极大优势。”布仁巴图表示。

据悉,蒙医中知名的放血疗法,即在一定的部位,将浅部脉道(静脉)切开或穿破,进行放血,借以引出病血,达到治疗和预防疾病的目的。该疗法多适用于由血、“希拉”(有火热之意,机体的体温、各组织器官的热能及精神的振奋等都是“希拉”在发挥作用)引起的热性疾病,如伤热扩散、骚热、疫热、疖肿、疮疡、痛风、结核病等热症。

或许因蒙古族常奔驰于马背之上,蒙医在跌打易出现的病症中尤为擅长。其中,蒙医正骨术是历代正骨医学家们所积累的具有民族特色的治疗方法,可治疗各类骨折与关节脱位、软组织损伤等一系列病症。蒙医正骨术分整复固定、按摩、药浴治疗、护理和功能锻炼等步骤进行,有解毒、舒筋和活血的作用。

“正骨术的手法复位,治疗快、费用低,也不留任何后遗症。除非是粉碎性骨折等会感染的严重病情,一般的骨折症状均无需手术,仅靠手法复位即可痊愈。”布仁巴图介绍道。

布仁巴图还指出,灸疗术也是蒙医著名的特色疗法之一。“中医所讲的针灸实际上和蒙医的灸疗术同出一源,蒙医的灸疗术还略早一点。”布仁巴图感叹。灸疗术是用灸草柱或灸草条在体表一定的穴位上烧灼、熏熨的一种疗法。灸疗术分蒙古灸、白山蓟灸、西河柳灸、温针灸。

“蒙医的传统疗法非常有名,但这些疗法中所用的器械,却没有一个正规的准字号生产。”面对传统的蒙医,伏莹为器材所担忧。“都是把中医或者教学用的器材改装改装,或者委托一些小作坊做。”伏莹表示,为此,科尔沁药业在政府的支持下已于2016年与内蒙古医科大学蒙医学院合作,设立了一个相关器械有限公司,填补蒙医没有独有器械的这个空白。例如灸疗术所用的银针、脑震荡治疗法所用的器械等。

此外,蒙医在饮食疗法方面,亦有蒙古民族传统的酸马奶疗法。酸马奶疗法具有强身、治疗各种疾病的功效,尤其对伤后休克、胸闷、心前区疼痛疗效显著。据研究,酸马奶中有多种有益于身体的有效成分,如糖、蛋白质、脂肪、维生素等,特别是维生素C含量较大,还有氨基酸、乳酸、酶、矿物质以及芳香性物质和微量元素。

政策支持 监管助力蒙医药腾飞

“支持100部蒙医药文献古籍的深度挖掘、整理、研究、翻译、出版。收集研究民间蒙医传统疗法,对其特色技术和方药进行机制研究。”

“启动重点蒙药品种和传统产品的二次开发,激活‘休眠’‘半休眠’品种。选择10—20个蒙药进行剂型改进、工艺提升和新用途研发。”

“在蒙医或蒙医中医医院就医,起付线降低20%到50%,报销比例在原有基础上提高15%到20%。”

“保留蒙药院内制剂和饮片加成政策,蒙药不计入药占比。”

……

《内蒙古自治区振兴蒙医药行动计划(2017—2025年)》(下简称《计划》)中,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对蒙医药发展的大力支持为其带来红利。《计划》在蒙医药管理机制完善、蒙医药服务能力提升、蒙医药临床优势培育、蒙医药健康产业发展、蒙医药文化传承、蒙医药人才队伍建设、蒙医药科学研究创新、蒙医药标准体系完善、蒙药可持续发展、蒙医药宣传及对外交流拓展10个方面启动10大行动,实施30项工程。《计划》联动部门包括自治区卫生计生委、发展改革委、财政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食品药品监管局等多个部门。

“完善药材标准是保证食品药品安全的基础工作之一。”通辽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悉,为解决蒙药材标准低及标准不全问题,通辽市食药局组织协调内蒙古蒙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内蒙古蒙药股份公司合作承担了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管局蒙药材标准提升研究及部分蒙药材标准制定工作。其中,内蒙古蒙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主要参与了《内蒙古蒙药材标准》1986年版整体提升研究。研究工作包括品种选择、样品收集、品种鉴定及研究过程相关问题等,列入研究院研究计划品种34个。全部提升工作的内容还包括所有已进入国标品种与蒙医理论相关的文字内容论证部分。

此外,为推动落实内蒙古蒙药检验检测研究中心审批落地,通辽市食药局依托内蒙古民族大学、内蒙古蒙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内蒙古蒙药检验检测研究中心、医疗机构、企业研发中心等本地科研平台,与国内外科研单位及科研技术人员合作,开展重点项目攻关;抢救收集古方古法,整理开发和传承传授;加快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安全有效、附加值高的现代蒙药新产品;研发以蒙药为基础的食准字保健品、日用品、食品添加剂等绿色产品。

“近年来,各级监管部门的政策支持为蒙医药腾飞创造了优越的条件,但在蒙医药高速发展之际,蒙医药发展面临的挑战也随之而来。”布仁巴图指出,除了缺少宣传外,蒙医传承的独特性使其无法“遍地开花”。

我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各民族以各自的生活环境、自然资源、民族文化、宗教信仰等为根基,创立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医药体系。据初步统计,全国55个少数民族,近80%的民族有自己的药物,其中有独立的民族医药体系的约占1/3。但拥有完整教学体系的民族药仅有蒙药一种。据悉,通辽市现有内蒙古民族大学蒙医药学院、内蒙古民族大学附属医院、通辽市蒙医医院、内蒙古蒙医药工程技术研究院、内蒙古蒙药检验检测研究中心及蒙药生产企业等10家科研机构。内蒙古民族大学蒙医药学院中有3个省部级重点实验室,4个重点学科,拥有全国乃至全世界唯一一个蒙医药学博士点。(王依依)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