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包头新闻 » 民生

【鹿城故事】为梦想而战


四年磨一剑。刚刚结束的自治区第十四届运动会,包头健儿取得的成绩让人骄傲,激励着即将踏上自治区第五届残疾人运动会征程的残疾运动员赛出成绩,赛出风格,为包头争光。

本次运动会,我市选出40名残疾人运动员及10名特奥运动员参加田径、举重、乒乓球、羽毛球、中国象棋、特奥田径六个大项114个小项的比赛,从7月23日起,部分运动员进驻体校和奥体中心,积极备战。近日,记者走进这些和命运抗争的运动员,感受残疾运动员身上散发的自强不息的光辉。

夺取金牌更想带小队员

清晨的阳光明媚,魏巍站在包头体校足球场的人造草坪边上,已经是满头大汗。他拿着铁饼一次次重复的摆臂、转身、投掷,已经50岁的他动作简洁、利索,每次投掷时他都会大叫一声,旋转的铁饼就会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30米开外的地方。

每次一投掷,巍巍都非常专注,他不断地体会自己的步伐、摆臂的动作、抛甩出去的身体节奏等等,然后,在下一个动作中尽量修正。

从7月23日至今40天的时间里,每天上午魏巍都在这片足球场上度过,不断地重复着标枪、铁饼、铅球的投掷,作为世界冠军、内蒙古残运史上第一块金牌的获得者,“三铁”运动员魏巍深爱这这项运动,每到重要的残疾人运动会举办的季节,他都会和汗水浸泡在一起,魏巍说:“运动让他非常幸福。”

带着这样的幸福,魏巍此次最大的梦想是为包头再次夺得标枪、铁饼、铅球三项冠军。“这一次一定是我的谢幕赛,从1991年踏上赛场,27年中我拿到6个世界冠军、16个全国冠军,此次比赛我在享受运动带给我的快乐之外,我更想用我的经历影响更多的残疾人,带领他们走出不一样的人生。”擦去汗水,爱笑的魏巍认真地说。

这次大型赛事,魏巍特意鼓励福利院的三个残疾人参加训练参赛,并且每天指导脑瘫孩子党小明训练。看着党小明神奇地变化,魏巍比自己练出好成绩都高兴。他说:“运动带给残疾人的不仅仅是健康,更重要的是开启另一个世界,改变自己、改变人生,我愿意牵着他们的手一路前行。”

一定不会给包头代表团丢脸

阳光下,党小明瘦小的身体在硕大的体育场上显得更加的单薄,由于脑瘫留下的重创,让党小明行走的每一步都非常艰难。

此次参赛是党小明的人生第一次,他报名参加了铁饼、铅球和100米跑三项比赛。然而,来到这里训练之前,党小明从来没有摸过铁饼和铅球,因为肢体的原因,这两项重物对于他而言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铅球3到4公斤,第一次拿,党小明变形的双手和胳膊,试了几次都没有拿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拿起来,铅球毫不客气地就滚落到地。魏巍介绍:“脑瘫患者都伴有严重的肌无力,他们的肌肉结构和神经控制系统,很难让他们平稳地拿起几公斤的重物。”

铅球拿不起谈何投掷。乐观的党小明一下子被难住了,不过教练髙福禄和魏巍告诉他,脑瘫残疾人通过训练不仅可以实现铅球投掷,还可能投出几米的距离。

坚信教练的话,在教练的指导下,党小明从抓铅球开始练起,几百次的练习之后,铅球可以稳定在党小明的手中;又是几百次的练习之后,铅球可以举到了锁骨的位置;又经过几百次的联系之后,铅球神奇地飞出了三米的距离。“铅球投出3米的那次,我高兴的回去都睡不着觉,4号去参赛我可能拿不了奖牌,但我一定不会给包头代表团丢脸。”一脸笑容的党小明,费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放着光。

铅球投掷的成功,让党小明在铁饼上也取得了进步。“正常运动员是下压式投掷,我的手不行,反手抓不住,只能拖着投掷;我的腿不好,助跑不了,只能原地使用爆发力,现在我的铁饼也能投出10米左右了。”党小明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动作,白色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

因为参加三项比赛,党小明每天训练的很辛苦。他说,过去他手机计步器没超过3000步,训练以来每天都是1万多步,累的他吃完中午饭回到福利院,能一觉睡到下午17点。

他们用毅力战胜年龄局限

听力有障碍的张远征,一个人远远地在足球场的另一端练习铅球、铁饼、标枪和练球,无声的世界里,她孤独的身影是那样的投入。46岁,对于一名女性运动员而言,想要取得好成绩难度极大,但张远征酷爱运动,她用手语说,运动带给她的不仅仅是荣誉,更多的是无法表达的人生快意。

曾经为了提高自己的成绩,张远征自费去外地找老师求教,取得全国冠军之后,她一个人的训练更加的艰苦。在这次自治区比赛上,张远征的目标是冠军,她用手语说:“这很可能是我的退役赛,我想给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肢体残疾人杜海云标枪投掷的进步很大,这个一脸憨厚的中年汉子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平时靠蹬三轮养活一家老小的他上午训练,下午等活。艰难的生活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个近50岁男人对体育的热爱,他说,在这里,他感受到了自身的价值和从未有过的被尊重。

硕大的体能训练馆中,只有三个人的身影在最里面的角落里,他们是李瑞芳、徐永斌、袁丽华,三个人的平均年龄接近了50岁。已经两年没有参赛的残奥冠军李瑞芳出山,是为了荣誉而战;带伤参赛的徐永斌,用58岁的年龄想告诉残疾朋友全国冠军的人生故事;最年轻的袁丽华,要用金牌证明包头传统优势项目的实力。

防滑粉的飞沫中,充斥着三个人的激情,李瑞芳说:“我们残疾运动员在带给观众体育运动的魅力时,更想传递的是残疾人的自信、自强和积极向上的精神。”

很幸运有机会和他们在一起

陪伴着残疾人运动员40天的时间,投掷教练髙福禄深深地被他们感动,这个彪形大汉动情地说:“他们不健全的身体传递出的力量、意志,成就了人的大美,很幸运有这样的机会和他们在一起。”

第一次接触残疾运动员时,高教练就打起了退堂鼓。“年龄大,每个人的身体残疾状况又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他们当中的几个人成绩真的太差了,很多教学活动在他们身上无法开展,训练起来困难重重。”高教练直言不讳。

参加训练“三铁”的14个人,从17岁到50岁。高教练说:“当我了解到他们那个极差的成绩背后,其实是耗费身体全部精力去拼搏之后,我开始从新审视自己,审视运动对于残疾人的意义。我开始针对每个人的不同去学习很多东西之后,在找他们适合他们的训练方法,制定更细的计划,希望他们距离梦想更近一步。”

相处这40天,高教练从残疾人运动员身上感受最深的是他们的坚强意志。他说,看他们千万不要看比赛的结果,一定要走进他们的训练场,他们的身影、他们的动作,一定会让人震撼,甚至泪目。

“刚开始我很不想做他们的教练,但是一个多月相处下来,我却离不开他们,我经常被他们努力的样子感染,经常叫上我的学生与他们一同训练,几堂课下来,我的学生们说,这些运动员都这么拼搏,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训练。”高教练说。

快到下课了,髙教练单独叫过来党小明,再次分析了他铁饼和铅球的技术,说道肌肉松弛与集中发力两个环节,高教练握着小明的双手,一点点地模拟分解动作,小明认真地倾听,眼中中充满了对教练的敬佩和对未来的期望。

终于下课了,为了多练习小明的协调性,高教练要和小明来一场“拳击比赛”。一个高大健壮的兄长,一个瘦小变形的身体,两个人打拳击的嬉闹声,让体校的训练场充满了阳光。(记者 赵永峰 摄影 李强)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赵永峰 李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