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包头新闻

【军工访谈】运筹帷幄荒原上——筹建处主任李恺访谈录


李恺 吉林省扶余县人。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江西省婺源县团县委书记,冶金工业部科长、副处长。1957年4月,继总设计师杨朴率中苏选厂委员会在包头选定二0二厂的厂址之后,李恺带二0二厂筹备处办事处自北京移师包头,拉开了二0二厂筹建的序幕。在核工业最早的“五厂三矿”中,李恺参与了一厂(二0二厂)的筹建工作和一矿(二七二矿)的选址工作。1957年李恺调任二0二厂筹建处驻包头办事处主任,后任一车间主任,八一二厂革委会副主任、副厂长。在任职期间,他组织参加了生产堆燃料元件生产线的筹建、施工和生产准备工作,参与了四氟化铀试车、投产的组织领导工作,及时地为六氟化铀生产和元件制造提供了原料。

他在二0二厂工作了十个年头,那是让他终生难忘的十年。


记者:当时还有二机部、冶金部之分?

李恺:有,原来核工业二机部是一、二机部分开的。

记者:在冶金部那会儿,你们一开始去不是就搞核吧?

李恺:不是。我是1949年南下,那时候东北叫嫩江省,抽调了将近1300名地方干部准备从齐齐哈尔一直南下经过南京,再乘船到安庆,由安庆转到江西,到江西以后,我们那个县抽调的南下干部有三十六七个人,都进驻婺源县城开展工作。我刚去的时候是在县民政科担任副科长,后来担任四区的区委书记。大概是1952年末,就把我调到婺源县担任县团委书记。而后大概在1953年的4月还是5月份,就把我从县团委书记的位置上抽调出来了,让我到中南局报到。我和另一个九江的直接就被调到中央去了。报到以后中央组织部就讲你们先等一等。到了第六天才通知我说到重工业部,那时候重工业部是副总理李富春兼部长。

重工业部后来就改成冶金部,冶金部又分成一机部、二机部好几个部。原来重工业部那个编制相当大的。

我是1957年4月份还是5月份来的包头,搞筹建二0二厂的工作。开始住在包头一个宾馆,离火车站不太远,在那儿住了几天,然后就到30号招待所。

记者:筹建二0二厂时领导班子也就是张诚、杨朴、王焕新你们几个人?

李恺:张诚这人很好,杨朴这人也很好,我们相处了好多年。杨朴、王焕新来二0二厂之前,都在冶金部有色金属局工作。这批人转到核工业都是从有色局过来的,原来重工业部分成冶金部,冶金部的有色局后来就成立了第四生产处,就搞核工业这一摊。后来改叫冶金部三司第四生产处。好多搞核工业的人都是通过那儿这么转过来的。

记者:筹建的办事处都在干什么?

李恺:就是已经定了点嘛,定了点以后就搞地质勘探,就是把地质形状都搞清楚,这是一个任务;第二个任务就是筹建、接人,准备破土动工。破土动工前王焕新调到厂里,我们开始都住在30号那儿,后来到破土动工的时候,我和王焕新在现场勘查后开始挖第一锹土。

记者:到二0二厂以后可能是最艰苦的历史了,您在吉林的时候条件好,到江西以后更好吧,包头这儿是塞外。

李恺:开始去包头可是不行,风沙大,呼呼的,沙子都打在脸上,到哪儿都得蒙着头,所以叫包头。困难时期吃荞面窝窝头儿,还有莜面、苞米面窝窝头儿这些东西。莜面吃多了还撑。那时候到东河区要经过二道沙河,没有路的,那都是沙土路,都是咱们踩出的路。到那边去看地形,那时候筹建处有一个小吉普车,还有一个大卡车,两辆车。困难时期也没东西吃,后来乌兰夫给拨调了一部分粮食,包括大米、面粉,那是救急呀,我们那时候都吃窝头,吃窝头都不错了。那时候张诚照顾我,把我搞到专家招待所吃小灶。

记者:这几个人都是从北京带过来的吧?

李恺:是从北京带过来的。那时候小车主要是为和市里面联系、打交道这些个事情。

记者:当时这几个人也都知道是建这种性质的工厂?他们不知道吧?

李恺:他们开始不知道,也不告诉他们,就说我们要在这儿建个厂,建什么厂那都是保密的。

记者:您是主任,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干什么的。

李恺:我肯定知道。那时候是绝对保密,不是一般的保密。

记者:真是住在咱们刚盖的那个小平房里?

李恺:是。和大家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帐篷里弄的饭,就吃那玩意儿。

记者:咱们工人村开始动工的时候你们也没放个鞭炮或者是像现在奠个基、讲两句话什么的?

李恺:没有。那个时候不讲究这些,就是实干。那个时候张诚带着这些人,不管男女,你都得参加挖土方,有时候半夜女同志也都得去,跟着车走,半夜运东西,有时候是建筑材料。

记者:说是有时候晚上还往厂区扛钢筋?

李恺:晚上也干。男女都得干。很苦的。凡是每次进新人都要开欢迎会,张诚都要过目,都要讲话,要对他们照顾,那都是张厂长亲自安排的。新毕业的学生从南方来的,都是很薄的被、很薄的衣服,都得给人家弄成棉被,把大衣给人家借上。张诚厂长每次都要看新来的同志,进来的人每期都有简报。刘允斌在三室当主任。那时候我住在23栋,我住在一楼,刘允斌住在三楼,杨朴也在三楼。我跟杨道亨以前在干部楼还住过一个单元,对面就是招待所。

记者:咱们1958年10月16日一车间动工也没搞什么仪式?

李恺:没搞什么仪式。

记者:12月16日点火也没搞仪式?

李恺:点火那是台还原炉开始点火,张诚和杨朴都在现场,我来点火,点起来以后就呼呼地着起来了,这就标志着生产了。

记者:有这么一个也算是仪式性的过程。

李恺:刚开始生产线已经建成了,并且已经投产了,还原炉点火,一点火就标志着一车间投产运行。那时叫08线,整个08线一车间在厂里面是最大的一个车间,2000多人,那时候就包括从头到尾的化工部分、冶金部分、包装部分都在一车间,包括轧制整个的一套都在一车间。

记者:您在二0二厂搞筹备时,杨朴他们在北京?

李恺:他在北京。我没到二0二厂之前,他是到包头这个地区选厂。

记者:噢,二七二铀矿是您去选的?

李恺:包括铀矿、二七二冶炼厂选这个厂址。选完以后又回到北京开始筹建二○二。

记者:您有没有一些老的照片?

李恺:没有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都烧掉了。张诚的照片我有,我看见有一张在平房照的,那张有蒋述善,那是在我们家门口团结街坊照的。这张照片是我刚到包头照的,这是小车司机,这是大车司机,这个是张永根,这个是郑学谦,这个是我,我们5个人。

记者:当时从二0二来八一二的有多少人?

李恺:有几百人,有好多是工人调过来的。

记者:您家也算是有钱人家吧?

李恺:我不是。我上学是在日本鬼子统治时期,上的是日本人的伪满铁路学校。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田炳信 刘建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