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看天下 » 国际

东京“暖心食堂”暖的不止孩子……

周三幼儿园放学后,内田圭祐小朋友和妈妈去东京要町朝霞儿童食堂吃晚饭。“真的只要100日元(约合人民币6元)么?”听说这家食堂“省钱又暖心”,内田妈妈的朋友也跟去探个究竟。

超低的价位

从东京著名商业区池袋坐一站地铁就到了要町。离车站略远的一排民宅中有幢两层小楼,门口挂着“要町朝霞儿童食堂”的标志。



图为要町朝霞儿童食堂外景。

它是山田和夫的家,而每到当月的第一、第三个星期三晚上,就作为朝霞儿童食堂开放。



图为要町朝霞儿童食堂的门牌。

傍晚5:30,食堂里已经坐满了人。



志愿者收拾门口堆满的鞋。

“开饭啦!”志愿者们用托盘送上热气腾腾的晚餐。

一餐包括主菜、米饭、汤和水果,孩子只需付100日元,家长也不过花300日元(约合人民币18元),餐后还会送上一包点心。在东京,这样的价位连超市便当都买不到。



托盘上摆着当晚的主菜和水果。

妻子的遗愿

70岁的店长山田和夫说起开店缘起。

多年前,他和妻子在家中开了朝霞面包店。妻子常把没卖出去的面包送给周围无家可归的人,由此交到很多朋友。一些流浪者重返社会后,也加入了面包店的团队。

妻子离世前对山田说:“能帮我继续烤面包吗?”

丧妻之后,山田陷入阴郁,一度把自己关在家里,面包店停业。

朋友来看望他,提议大家一起做点事。

山田想起妻子的遗言——那就继续烤面包吧。

于是,朝霞面包店重新开张。无家可归的人继续收到香甜温热的面包;山田也和朋友们重新聚到一起,振作了起来。

看不见的贫困

走出阴郁的山田注意到社会热议的儿童贫困问题。

在日本首都东京,很多儿童贫困的案例来自单亲母子家庭。

日本家庭通常由男人工作,女人当家庭主妇。与丈夫分开后,缺乏工作经验的主妇要找一份像样的正式工作并不容易。为了照顾孩子,不少单亲妈妈选择打零工来保证温饱。而孩子自己在家,没人照顾的时间增多。母亲忙碌时,孩子只好吃便当,甚至饿着等妈妈回家。

山田希望这些孩子吃到价格低廉、新鲜现做、营养均衡的晚餐,有更多机会接触他人。

朝霞儿童食堂就此开张。



妈妈和孩子在朝霞儿童食堂吃晚餐。

刚开始,山田要动用积蓄、甚至去鱼店打工来补贴食堂的运营成本。随着消息传开,许多农户、公司和公益组织伸出援手,不仅送来新鲜蔬菜、大米、水果等多种食材,还捐来书和衣物等。



日本一家电视台近期通过节目帮朝霞儿童食堂装修了部分房间,二楼的玩具房就是其中之一。

“儿童食堂”已经成为许多大学的研究课题,而要町朝霞儿童食堂成为范例。



朝霞儿童食堂门口摆着孩子们做的手工艺品,上有山田的头像和“要町朝霞儿童食堂”字样。

大学生芦川菜摘为写论文,从静冈县乘车3小时到要町朝霞儿童食堂考察。她告诉记者,日本现在已有超过2000家儿童食堂。



在朝霞儿童食堂院内,山田向芦川介绍情况。

每月两次的欢聚

“不少人觉得去儿童食堂消费的都是穷人,导致一些有需求的人碍于面子不敢去。不过这家食堂不太一样,它的环境更开放。”芦川说。

这天晚上有80多人来就餐,其中既有来取捐赠衣物的母亲,也有来找邻居谈心的普通主妇。街对面咖喱店的尼泊尔人带着孩子来吃饭,用不太流畅的日语和周围人笑着聊起来;一名小朋友看上去和正常的孩子不太一样,却是食堂的熟客,给志愿者“爱的抱抱”。



尼泊尔父子在朝霞儿童食堂吃晚餐。

内田妈妈说,她在网上看到朝霞儿童食堂的信息,顺路试了一次,从此成了常客,今天还介绍朋友一起过来。

她说:“老公下班很晚回家,孩子回来后我要继续准备饭菜,所以只好让孩子先一个人吃。我有时也想和孩子一起坐在桌上,吃一顿现成的。”



内田圭祐小朋友和妈妈在朝霞儿童食堂吃晚餐。

记者问小朋友:“和妈妈一起吃饭开心吗?”

小朋友突然有点害羞,说:“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才最开心!”

主厨岩田女士正在厨房里忙碌。



岩田(右二)和山田(左二)清洗整理餐具。

“孩子小的时候我经常带他来这里吃饭。日本的父亲们啊,每天要加班,回家都很晚了,在照顾家和孩子上真帮不上什么忙。”岩田无奈地说。

“我家孩子是独生子,晚上就我和他在家吃饭,每天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时间久了很容易发脾气。来这边的话,孩子和小朋友一起玩,我也能和邻居唠唠家常,算是一种解压的方式吧。”



人们在朝霞儿童食堂吃晚餐。

助人者的快乐

在这家食堂工作的志愿者共有20人左右,包括家庭主妇、隔壁店家、社会福利组织成员等。他们有的引导和招呼客人,有的忙着做菜,还有人在陪孩子读书、玩耍。



志愿者在朝霞儿童食堂二楼的房间里整理捐来的图书。

山田说,个别志愿者原有轻度精神疾患或者社交障碍,通过在食堂工作,正逐渐开朗起来。



在朝霞儿童食堂,当天来工作的志愿者与山田合影留念。中间桌上摆着山田和妻子的合照。

“隔壁店里81岁的老奶奶每次都很期待参与儿童食堂的准备工作。她是我们的‘甜品专员’。”山田说。



老奶奶在食堂厨房里削苹果。

看到老人家把当天的菜单抄写到一个小本子上,山田问:“辛苦了,您怎么还抄菜单啊?”

“我没有手机,不能拍照,只好抄下来啦。”奶奶边说边写。本上笔迹整齐但有些颤抖,除了菜单,还记录了老人家每次在食堂和孩子玩等经历。



老奶奶抄写当天菜单内容。菜单上标有当日每道菜品和捐赠食材的个人、企业名字。

“不会消失的食堂”

东京街头,大批身着“黑白灰”的上班族步履匆匆。

而在朝霞儿童食堂,温暖的黄色灯光下,孩子们在玩具房里玩耍;妈妈们在桌边谈心;大学生在走廊交流有关儿童食堂的研究信息;志愿者们在厨房有说有笑地忙碌着……



志愿者在备菜。

东京是个大都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可又有什么是和朋友围坐着吃顿热饭还开解不了的呢?

“有没有想过哪天这个食堂消失了怎么办?”

“消失?不会消失的。这么多人期待来这里,想消失都消失不了呢。”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杜潇逸)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