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教育 » 要闻

包头 一座塞外边城的文明足迹

网络图

2005年,全国第一批文明城市名单揭晓,包头榜上有名,震惊全国。

2016年1月,央视《新闻调查》节目播出《文明城市的诞生》,讲述第一批文明城市创建过程中的故事。节目开头,主持人发出这样的感慨“在12个公布的文明城市之中,有厦门、青岛、大连、宁波、深圳这样的海滨城市,也有天津和平区、上海浦东新区、北京西城区等特大型城市的繁华城区,还有像中山、烟台、张家港这样的经济发达城市,但是,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地处西部欠发达地区的边疆城市包头也入选了这一名单。”

的确,站在地图前,看着这个位于北方边陲的城市,无数人都会发出由衷的敬佩和感慨。让人们更加意想不到的是,从这一年开始到2015年2月,包头成为全国连续四届获此殊荣的2个地级城市之一,“四连冠”让包头“文明城市”的牌匾益发熠熠生辉。而今,这座城市早已迈出了摘取第五枚桂冠的步伐。

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文明如同基因,根植在每个人的血脉之中;文明如同阳光,普照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文明如同种子,已在少年儿童的心中茁壮成长。包头,一座戈壁草原上的新型城市,就这样让自己在现代文明的大潮中成为船头的瞭望者,将目光凝聚在更为遥远更为文明富裕和谐幸福的远方。

一座包容的城市

搜索“包头市”,百度百科首先给出的是这样几个关键词:地处北疆,生态脆弱,重工业城市,降水量在200毫米左右,干旱半干旱地区,自然环境恶劣。

的确,漫长的历史中,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在这里触碰、冲突,这里在很长时间里,充满着战争和杀戮,以及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相比于中原地区那些动辄有上千年、数百年历史的城市,包头市实在太年轻了——1914年,内蒙古地区分为绥远、热河、察哈尔三个特别行政区。1915年,晋绥分治,绥远设省,包头隶属于绥远省,人口113524人。此时的包头,筑起第一座城也不过短短几十年时间,除当地的蒙古人之外,大多人口是“走西口”而来的晋陕农民和极少数工商业和手工业者,人文经济的落后,可见一斑。

但纵观文明的发展史,事实上就是不同文化的融合史,而包头的城市发展历程处处彰显和包容的和谐,闪烁着融合碰撞的火花。

这片土地上最早的融合是草原文明与农耕文明的融合,这样的融合持续了数百年。辽阔的土地,湛蓝的天空,起伏的丘陵,蜿蜒的河流,造就了草原文明豪放激越的特征。从明代开始、清代鼎盛、民国延续的“走西口”,使源于“中原腹地”的农耕文明来到了草原,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上渐渐“板升”连片、炊烟袅袅,勤劳质朴的晋陕农民和好爽热情的蒙古兄弟汇合在一起,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活特征。

1950年2月13日,包头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并成为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中重点发展的城市,这一次,包头迎来了工业文明的强势介入与嫁接。包钢、一机、二机、二〇二、一电、二电、铝厂、糖厂等一大批企业的横空出世,使这个边陲小镇升格为“北方都市”,工业文明的先进性让草原文明、农耕文明的基因发生突变。

伴随着工业文明的强势介入,“全国支援包钢”的热潮掀起,一大批来自祖国各地的知识分子、军人、工人、技术人员、文化工作者云集包头,带来了各自不同却相映成趣的地域文化。不同的口音,不同的习惯,不同的爱好,不同的特长,使包头这座城市变得五彩缤纷,最终形成了包头地域文化的基本特质:包容、大气、勤劳、豪爽、守纪、严谨,而这些地域文化特质构成了包头人集体气质的基本底色。

没有江南水乡的温婉,更没有几朝古都的厚重,但包头这座草原上的边塞城市却形成了与众不同的气质。农耕、游牧、工业文明的三重叠加,形成了经济文化发展的后发优势;年轻的血液,宽广的思维,律动的肢体,让这座城市温婉而活泼,深沉而青春。这是一张崭新的图画,这张图画没有太多历史的包袱,没有传统禁锢的束缚,有的是对未来的激越与憧憬,对成长的向往和期待。文明,从包头这座新型城的出现便与生俱来。

一次高远的起步

包头是新中国成立后兴起的第一批新兴工业城市之一。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轰轰烈烈的工业建设随即热火朝天地展开,其中最为重要的无疑是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建设项目。在这次浪潮中,鉴于白云鄂博矿的重大发现和重要的战略地位,包头与西安、兰州、太原、大同、洛阳、武汉、成都共同成为重点建设城市。不同的是,包头的建设并未在原有的老城区基础上进行,而是布局在广阔而空旷的老城区西侧,因此这座城市两个新区的街道与居民区规划从一开始就与几个重点项目有着莫大的联系——钢铁大街直通五四钢铁厂(今包钢集团),富强路直抵四四七厂(今北重集团),民主路通往六一七厂(今一机集团),呼得木林大街通往第二热电厂。

人们常说“一张白纸好画图”,然而,对于城市规划来说,一片空白的土地,既赋予了无数种可能,也意味着极大的风险。昔日“一个城市三大块,文化宫建在荒郊,火车站建在野外”的调侃,是对1955版规划的一种理解,如今充满自豪地说这大气的规划是以打造“北方上海”为初衷的设计,也是一种理解,虽然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解读中,都有些误读的成分。

国家确定包头市为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建设的工业基地后,中共中央华北局成立了包头建设委员会。经过比较,最终确定宋家壕方案。并确定五四钢铁厂住宅区与六一七厂、四四七厂两个机械厂的住宅区联为一个城市,位置在昆都仑河以东,两个机械厂的厂址还因此从预选地向南移了约一公里。

在厂址和城市位置确定之后,从1954年5月开始,在国家城建总局直接领导下,开展了城市规划编制工作。按照时任包头市委副书记兼任城市建设委员会主任的高锦明的意见,包头市新市区的干道系统以南北、东西的正方向为主。这个建议得到了国家城市建设总局苏联专家巴拉金的赞同和支持,巴拉金还亲自勾画草图。在苏联专家指导下,赵师愈、何瑞华、沈复云三位规划师主笔设计,现今以阿尔丁大街为纵轴,钢铁大街为横轴,呼得木林大街朝东北方向与六一七厂、四四七厂工业区相连,建设路朝东南方向与旧市区相连的城市总体规划布局方案得到认可。如今,漫步在包头街头,即便对城市规划毫无概念的人,也会感慨道路的笔直、居民区的有序,这座城市远超于多数地区的城市规整,成为中国城市规划的样板之一。

1955年11月,中共中央对包头城市规划方案批复。这是全国唯一由中共中央直接批复的城市规划方案,也就是让包头人津津乐道的“最高批示城市规划”。

1985年,包头市开始从一座重工业城市向综合性工业城市转型。这一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以内政办[1985]11号文件批复《纲要》,确定包头城市性质为“以冶金、机械等重工业为主的综合性工业城市”。并指出:此次修订规划应统筹考虑,重点是做好东河区的规划,新区只作适当调整和补充。

从1986年开始,城市规划部门根据自治区批复的《纲要》精神,对包头市的城市性质、规划期限、发展方向、城市规模、规划布局以及城镇体系规划在进行了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编制了《包头市城市总体规划(1991-2000年)》。

这一版规划,第一次系统地从区域出发,构筑城市发展的整体框架,将新旧市区作为一个整体考虑,同时对城市总体规划所涉及的全部内容进行全面布置和综合安排。

2000年,经国务院批复实施,第三版规划在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指导下,包头市以建设经济强市和现代化园林城市为目标,按照完善城市功能、塑造城市形象、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基础设施水平为重点实施城市规划。

在这一次规划中,完成了赛汗塔拉城中草原、南海公园、阿尔丁植物园的建设,让城市形象得到了极大提升,一系列道路的改造和城市基础设施的扩建新建,则从整体上提升了城市的基础设施水平。

步入2012年,包头市的城市性质再次有了改变。《包头市城市总体规划(2012-2020)》对包头市的城市性质做出了这样的定位:包头市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京津呼包银经济带重要的中心城市,内蒙古自治区的经济中心。城市发展的需要证明,新版总规为包头市经济的多元化和快速增长、产业结构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型提供了可能,为传统工业型城市转变为区域性中心城市提供了规划支撑。

可以说,包头是一座建设在规划图纸上的城市,因为第一版规划的超前性,包头拥有了未来;因为后人坚守并科学拓展了城市规划,包头拥有了美丽的现实。

也可以说,包头这座文明城市的基础和前提就是规划的文明。这个规划体现的正是包头文化的基因:农牧文明的天人合一与工业文明的科学合理完美统一。

一种绿色的向往

青山区青宾小区的一栋四层住宅楼里,87岁的朱英用布满青筋的手展开一纸已经泛黄的毕业证书,仿佛打开了一道时光的门——这是一张1951年3月北京农业大学的毕业证,上面用繁体字印着“学员朱英系绥远省归绥县人,现年二十岁,在本校林业干部训练班造林科修业八个月,期满成绩及格准予毕业此证”。黑白照片中,年轻时英姿勃发的朱英在与暮年的自己对视。

可以说,正是这段学习经历和这张毕业证书,改变了朱英的人生轨迹。1951年,生于土左旗毕克齐的朱英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原绥远省林业局任技术员,1952年,他被当时的内蒙古林业局局长陈尚贤派往包头,进行园林苗圃的开创和建设工作,从此,他与这座城市的绿结下了不解之缘。

与朱英一样,60多年前,新中国第一批来到包头的建设者,在这片土地上看到的是满目荒凉——广阔的半干旱草原,春秋时节风沙漫天。当年从事规划和绿化工作的人们都清晰地记得,1955年前的包头,只在旧城区南门外大街上有4棵柳树和59棵小叶杨共63棵行道树。绿色,对于包头人来讲,只是一种奢望,一种想象。

包头的绿化是伴着新城区的建设一同开始的。如同那个朴实的年代一样,1955版规划初期,新市区绿化系统的设计主要是从工业防护、防风防沙和战时防灾等原则出发的,美化城市、改善环境只是众多考虑因素中的两种,而且并非最重要的两种。即便如此,绿化概念的提出仍成为这座天生不那么丽质的城市后来得以“宜居”的基础。

与城市布局一样,当时绿化系统布局也主要参照苏联城市规划经验,确定包钢厂区、东北郊工业区和住宅区之间分别设立1000米和600米宽的防护林带,城市北侧设立300米宽的防风林;市区内部则选择一些适当土地作为公园。城市绿化用地指标人均14平方米,占城市总用地的l8%。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绿地指标和规划布局在“文革”期间曾经受到批判,预留的部分绿地也被占用,绿化系统受到破坏,但仍有大量规划绿地保留下来,实施效果较好,否则,地处半干旱地区又有沙漠在侧包头,必定难以见到这半城楼房半城树的美景。

1992年,国家建设部发起“园林城市”评选活动,以此来推进各地园林绿化事业的发展,改善城市环境。“园林城市”的概念脱胎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欧洲学者提出的“花园城市”设想,二者虽然在名称上有所不同,但所追求的目标是相同的,都是促进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创造人与自然和谐的环境。这样的概念与中国古人提出的“天人合一”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因而我国的园林城市也多位于经济、文化发达的东部地区。

到二十一世纪初,中国十二个“园林城市”诞生。北京、南京、杭州、大连、厦门、威海、珠海、深圳、中山、南宁,这些城市无一不是位于温暖湿润的东部地区,临海城市更是占了多数,与这些城市相比,同样拥有“国家园林城市”头衔的,只有包头市和合肥市是以完善的绿地系统布局为特色,但比较这两座城市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可以想见,包头市与合肥市在绿化和养护上的付出会有多么大的差距。

一组数据可以说明包头在城市绿化上的执着付出与丰硕成果:包头有38个一万平方米以上的绿色广场,有18个大型公园,有130多个街角公园。全市绿地园林面积为6000公顷,城市绿化率达到43%,人均公共绿地面积为14.86平方米,远远高出我国城市目前平均绿化率30.2%,人均公共绿地面积6.83平方米的数字。2009年,包头城建部门宣布,包头已基本建成“500米绿色半径”体系,即从市区任何一房间出门,步行不到500米,就能看到一片绿地。这座城市下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是:在2020年前实现城镇化率94%的同时,建立“五纵三横”的大生态体系。届时,市区内的五条纵向河流将成为生态廊道,一块横向沿河湿地、一座山脉的两侧将成为生态区域,整个城市被绿色和生机包围。

如果觉得数字枯燥,那么就到公园里走一走,亲身感受一下这里无处不在的绿。在包头,最有代表性也最让外地人感到震撼的,是位于青山区与九原区交界处黄金地带的赛汗塔拉公园,这座公园占地面积约八千亩、被称为“亚洲最大的城中草原”。赛汗塔拉,意思为“美丽的草原”,它名副其实。走在这片草原,你似乎还能听到当年蒙古铁骑的嘶鸣。

在这片面积相当于一万两千多个篮球场、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没有鳞次栉比的商业楼宇,也没有富丽堂皇的高档小区,而是被用作供市民骑行、跑步的免费天然“健身房”,这让每一位初访此地的外地游客都羡慕不已。置身于这片原始草原之中,内蒙古独特的草原元素都囊括其中,周边高楼林立,现代建筑与蓝天白云交相辉映。美丽的天际线给了这座钢铁城市难得的诗情与画意。包头人甚至通过立法的方式,加强对这片草原的保护,可见这座城市守护绿色的决心有多么坚决。

现今,包头市拥有“国家园林城市”和“国家森林城市”两个头衔,还获得了“中华环境奖”“中国十佳宜居城市”等荣誉。城市绿化、森林覆盖率、珍稀树种乃至珍稀物种的增加,对这片在几近干旱荒芜的土地上发展崛起的重化工业城市来说,实在是来之不易。“半城楼房半城树、满目苍翠绿意浓”的包头,安静地诠释着天人合一的美妙意境。

2014年4月29日,在赛汗塔拉城中草原东侧,一座规划中包头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内容最丰富的运动主题园林开工建设。占地5000亩的奥林匹克公园,园内铺设了8公里健身步道,建设了篮球、排球、羽毛球和攀岩等多种体育运动设施,作为国家(北方)青少年足球夏令营活动基地,公园内还建成了8块专业足球场地,未来这里还将建成游泳馆、网球馆等,并免费对市民开放。

与赛汗塔拉城中草原毗邻的台地公园规划占地面积167公顷,以“环境修复”为前提,叠加“生态教育”与“地景体验”功能,体现场所再造重生的多元价值;通过与赛汗塔拉城中草原的连接对话,着力构建资源融合共生的空间环境;将垃圾山美丽蜕变成城市活动的舞台,将废弃台地换化成绿海草原中的金色山丘。

未来,赛汗塔拉城中草原、台地公园将于奥林匹克公园一同成为包头市的城市绿核,位于昆区、青山区、九原区交界处的这三座公园成为城市中心处的绿色通风带,在中国,这样的手笔独一无二。

不身在这座城市,很少有人能体味包头人对绿色的热爱、珍惜和向往。隐隐青山,滔滔黄河,清新空气,葱茏绿色,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家园。包头人对自己家乡的热爱,就体现在对这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的呵护中。

一以贯之的坚持

2005年3月,全国文明城市评选工作全面展开,共有116个城市自愿报名参选,经过初评,包括包头在内的38个城市进入了最后的测评范围。

2006年1月,接受央视《新闻调查》节目记者采访时,时任包头市人民政府市长的苏青说过这样的话,“我们提出评选这个文明城市压力是非常大的,全国只评十个(城市),我们的自然条件,我们的经济发展的情况,这些问题跟人家相比有很大的差距。”

的确,全国文明城市首次评选之初,包头市的入选甚至一度让不了解这座城市的人产生过质疑,压力面前,这座城市用“四连冠”将质疑之声变成了赞誉和钦佩。

包头创建文明城市“四连冠”,源于历届市委、市政府持之以恒、一以贯之的坚持。就如同包头的城市规划一张蓝图绘到底一样,文明城市创建已经坚持了20年,在这20年的创建活动中,全体市民对这座城市深沉而质朴的热爱,升华成了“文明热”和“文明情结”,形成了志在必得的集体心理。

回顾包头市创建文明城市的历程,每一步都走得踏实而坚定。

1996年10月,十四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明确提出“要以提高市民素质和城市文明程度为目标,开展文明城市创建活动”,“到2010年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性作用的文明城市和文明城区”。此时的包头刚刚经历了地震的考验,但三个月之后,这座城市就通过了《包头市1996年-2000年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规划》和《包头市委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议>的实施意见》。三年之后,包头被重命名为“全国创建文明城市先进城市”。

2001年,我市制定了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规划》,明确提出,力争用五年时间,摘取首批全国文明城市桂冠。

2003年,我市被确定为全国开展精神文明建设工作重点调研城市和全国创建文明城市试点城市。

2004年9月14日,中央文明委颁布《全国文明城市测评体系(试行)》。我市制定了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实施方案,成立了以市委书记为组长的创建全国文明城市领导小组。

2005年,我市成立了市委书记任总指挥,市长任第一副总指挥的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指挥部。5月15日,市委、市政府向中央文明办递交了《关于申请参评全国文明城市的报告》,标志着我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进入攻坚阶段。

2005年10月26日,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我市被授予“首批全国文明城市”荣誉称号,成为中西部地区唯一获此殊荣的城市。

2008年7月19日,中央文明办复查验收组抵包开始对我市文明城市创建工作进行复查验收。我市以97.23分的优异成绩位列地级市首位,成功蝉联全国文明城市荣誉称号。

2009年1月14日,《包头市提高市民文明素质行动纲要》制定出台并开始实施。

2011年8月1日至8月3日,中央文明办考核组对我市迎接全国文明城市第三次评选工作进行了复查验收。12月20日,中央召开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我市被确认继续保留全国文明城市荣誉称号,成为全国连续三届获此殊荣的8个城市(区)之一。2012年2月8日,中央文明委召开全国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表彰大会,市教育局被评为全国第二届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先进单位。

2015年2月28日,中央文明委召开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表彰暨学雷锋志愿服务大会,我市第四次蝉联这一荣誉,成为全国连续四届获此殊荣的2个地级城市之一。

2017年3月10日,包头市争创全国文明城市“五连冠”动员大会召开。

这些似乎枯燥的时间顺序犹如一串串艰难跋涉的脚印,串联起20年来包头创建文明城市的峥嵘岁月。枯燥的时间背后,是汗水、是眼泪、是激情、是快乐、是万家灯火下280多万包头人的平安夜和艳阳天。

一面传递爱的旗帜

包头文明城市“四连冠”的成功创建,既是市委、市政府顺应了民心民意,也是市民群众从创建中升华了家园认同感,并体现在历次文明城市的测评中,这才是“坚持”的根本动力和力量所在。伴随着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脚步,文明深植于包头人的血液中,成了这座城市的基因。“包头好人”“志愿之城”“诚信之城”,这些品牌的打造成就了文明包头的核心。

朱清章、李冠兴、陈允广、张章宝、陈文学、赵文龙、梁蓉……在这片充盈着钢铁般坚强和诗一般柔美的鹿城大地上,可爱可敬之人处处可见,可歌可泣之事不胜枚举,令人为之动容、牵挂。在这座城市里,不仅有“中国好人”“全国孝心少年”“全国孝老爱亲模范”“全国道德模范”“全国最美家庭”,还有一大批“最美包头人”,用自己的道德行为让道德的力量与城市发展同频共振,传递着城市的温暖和力量。

2016年年底,“调料奶奶”霍震荣的遭遇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儿子欠下巨额债务,儿媳远走他乡,儿子受刺激一蹶不振,在青山区先锋道上摆摊的霍震荣不仅要抚养小孙子,还要替儿子偿还盖新房欠下的20多万元外债。她的故事被记者报道后,“调料奶奶”成了包头市民的牵挂,好心人向她捐款捐物,很多人从昆区、东河区专门开车到青山区购买霍奶奶的调料,孙子所在的学校组织了捐款,老师们也更加关注这个不幸的孩子。半年之后的2017年6月,霍震荣让记者告诉好心人们,不要再给她捐款了。渡过了难关,感受了温暖,“调料奶奶”重树了生活的信心,要用一双手让生活越过越好。

2013年10月10日,还在包头市第二十九中学读初二的杨惠迪在放学回家时,看到一个深色的皮包从离她不远处的自行车上掉了下来。她捡起皮包追着自行车边跑边喊,一直追出两百多米,才在钢铁大街与市府东路十字路口追到失主,将装有27万现金的皮包原封不动地交到失主手中。2015年9月,妈妈糖尿病病情恶化,与妈妈相依为命的杨惠迪劳累过度,在病床前晕倒。得知这个消息,已经80多岁的全国道德模范陈文学组织了发起捐款号召,在众人的帮助下,杨惠迪跟妈妈渡过了这个难关。

2017年6月14日晚,在包头师范学院就读的一对大学生恋人马松林、赵轩玮捡到一张存有17万余元巨款的银行卡,与银行卡一起被捡到的,还有一张写有银行卡密码的字条。面对这巨大的诱惑,两名生活都很拮据的年轻人选择了报警寻找失主。面对记者采访,捡到银行卡时身上仅剩下20元钱的马松林腼腆地说:“我想留在包头,跟女朋友一起奋斗。”他还说,大学四年,他知道这座城市里的很多好人好事,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

像霍震荣一样,在这座城市里,有很多淳朴的人,他们在接受别人善意的时候,仍在坚持自强自立;像杨惠迪一样,在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善良的人,他们用自己的行动传递着文明,也成为这座文明城市的受益者;像马松林一样,在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外来的奋斗者,他们感受着传递着这里的文明气息,并最终成为这里的新市民。在这座城市里,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普通人,以公益的名义聚集到一起,为这座城市奉献着光和热。

一方好土孕育着一个个崇德向善、古道热肠的包头人,一座文明之城养育了一城道德典范。

2014年11月1日,《包头市志愿服务条例》正式颁布实施,成为内蒙古自治区第一家颁布此条例的城市。

2014年12月2日,包头市志愿服务学院成立,成为内蒙古自治区首家志愿服务专业培训学院。

志愿者是文明城市创建的生力军,志愿服务是一座城市文明的标杆。在包头,处处可见“红马甲”。每天,有千支万名志愿者队伍活跃在鹿城的大街小巷,助老护幼、引导文明、清洁环境、服务文化……可以说,包头志愿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城市的文明升温,也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植于每一位普通市民当中。

快乐,坚持,是志愿者口中说的最多的词汇,就因为这种精神,让温暖传递、让爱心汇集,也让“志愿者”这个称号成为一种追求。

一城文明的清风

包头东河区的北梁地区,是几百年形成的老包头核心区,岁月的风霜给这里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痕——低矮的平房密密麻麻,逼仄的街道曲曲折折,没有排水的路面污秽不堪。贫困的生活、脏乱的市容市貌成了包头这座文明城市美丽光环上一个让人心痛的污点。2013年,李克强总理来到包头,对北梁棚改给予大力支持和肯定。北梁改造的大幕真正拉开,经过三年的建设改造,今天的北梁已经成为包头又一处新城,公园、学校、寺庙、大道、绿荫,悠久的历史和时尚的建筑抽象而生动地组合,光影墨韵,风华尽现。

北梁蝶变的过程中,包头的旧城改造引起中央主要媒体的高度关注,纷纷采访报道,北梁棚改成为中国棚户区改造的典范。而在包头,北梁的棚户区改造只是这座城市安居工程的一个缩影。多年来,包头市的棚户区改造、城中村改造、旧小区改造等民生工程持续不断,生存环境的改变必然引起人们精神面貌的变化,文明从城市形象逐渐渗透进群众的心里,成为幸福生活的组成部分。

包头是工业城市,但还有54万农牧区群众,他们为这座城市的崛起默然奉献,却在一片繁华的灯火珊阑处暗自落寞。

没有农牧区的文明,怎么能算得上文明城市?

2015年初,包头市文明办开始推行“乡风文明大行动”。结合美丽乡村建设、精准扶贫工程和文明单位结对帮扶工作,在广大农牧区实施“道德致富传帮带”工程。颇具有创新性的办法之一是道德示范户带动作用的发挥,按照标准评选出10-20户文明道德示范户。示范户一户带一到二户,开展示范引领,结对帮扶。文明道德示范户及其帮扶家庭可以凭借诚信证书作抵押,到指定金融机构申请办理规定数额的借记卡、贷款业务用于发展生产,经济发展了,生活富裕了,村容整洁了,乡风文明了。

在美丽乡村建设的过程中,包头市重立村规民约,培育家风家训,并通过文艺的载体加以推广,提升乡村的文明水平,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乡贤民风提升相结合,让乡风村风美起来;推行道德信贷、诚信致富,让法制道德等现代观念和农牧民生活富裕相结合,让农牧民在道德升华中富起来;以文化墙、文化长廊等为阵地,将文化娱乐和道德建设相结合,让农牧民在文化提升中乐起来。在2015年全国精神文明工作表彰会上,包头市土右旗荣获县级全国文明城市提名资格,东河区王大汉村、土右旗板申气村、固阳县红泥井村荣获第四届全国文明村镇称号。截至目前,包头市共创建成全国文明村镇7个、自治区级文明村镇18个、市级文明示范村镇146个。

旷野的清风中,飘荡着现代文明和传统文化相融共生的缕缕芬芳。(李宁宁)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