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教育 » 要闻

大国工匠之“独手焊侠”

编者按

包头作为响当当的军工城之一,伴随共和国的成长,在缔造主战坦克、重型火炮、核燃料等国之重器的同时,也吸引并造就了一批批献身国防的科技精英,他们为祖国的军工事业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是共和国国防工业振兴与崛起的坚实脊梁和中流砥柱,他们书写的一个个传奇故事共同构成了一幅生动感人、气势磅礴的历史画卷。

4月12日,包头日报开设专栏《弘扬兵工精神 坚定文化自信——包头军工城访谈录》,将有关军工城企业中的优秀人物、难忘经历、感人故事以访谈的方式,分享给热爱军工事业的广大读者,以此传承军工文化,弘扬“把一切献给党”的人民兵工精神,激励当代军工人在草原钢城续写新的铁马传奇。

包头是内蒙古自治区制造业、工业中心及最大的城市,是中国重要的基础工业基地和全球轻稀土产业中心,被誉称“草原钢城”、“鹿城”、“稀土之都”,也是我国典型的移民城市,从古至今经历了数次大规模人口迁徙。然而就是这种漫长的多民族文化的历史迁徙,在促进各民族交融以及加快包头市社会与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吸引并造就了一批批献身国防的精英才子,他们为祖国的军工事业呕心沥血,是中国国防工业振兴与崛起的坚实脊梁和中流砥柱。在这些创造军工奇迹的重量级人物中,有武器装备型号研制的总设计师、有行业内的领军者、有技能精湛的国家工匠、也有在平凡岗位中做出不平凡事迹的全国劳模与先进工作者,与他们创造的一个个传奇故事一起构成了一幅生动感人、气势磅礴、见证共和国国防工业成长的历史画卷。

本期人物:卢仁峰

卢仁峰:中共党员,内蒙古一机集团大成装备公司一名普通的电焊工。他37年如一日,执着地坚守在平凡的焊接岗位上,追求着焊接技能水平的极致,他拥有“金属材料与焊接材料的寻用匹配法”等多项成果以及“HT火花塞异种钢焊接技术”等国家专利,赢得“独手焊侠”的美誉。

记者:

卢大师,您凭着永不服输,干一行、爱一行的敬业精神,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一路艰辛与拼搏,练就了卓然不凡的绝技,攻克了一个个焊接技术上的难题,实现了一名普通工人成长、成才、奉献的工匠人生,请您谈谈您是怎样步入焊接世界的?

卢仁峰:

1979年,16岁的我作为知青返乡回城,来到内蒙古一机集团从事焊接工作。当看到我的前辈们在工作中取得的成绩时,让我羡慕不已,我就喜欢上了焊接这个工作。于是,从我真正拿起焊钳的那时起,我就树立了目标:“当工人就当最优秀的工人,干电焊就要干成最有水平的专家。”

工作中,我发现,由于文化程度低,也只能打打下手。既看不懂图纸,又不熟悉工艺,也弄不懂原理,虽然我很努力,但见效不明显,当时我感到一片茫然。我的师傅特别关心我,也为我着急。有一次他热心地给我讲他学习焊接的亲身感受,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学不会一门技术,一辈子将一事无成”,师傅的话深深刺激了我。从此,我拼命地学习。师傅干活时,我紧紧盯着,在旁边默默地记下操作要领,琢磨着电流调整的规律、焊接电弧的力度、熔池的结晶状态……师傅休息时,我就抓住机会主动上手操作,在练习试板上反复实践。师傅下班了,我仍拿着焊钳一遍遍地练习,回想着师傅操作的每一个细节和要领。

随着对焊接的痴迷,我开始用知识充实自己,工厂阅览室里的《金属学》《机械制图》《电工基础》《焊接材料》《焊工手册》……一本本与焊接有关的书籍我都要看,并消化吸收。我还把师傅们的学习心得和自己学习过程中形成的体会写成2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这成为我焊接技术的营养。无论走到哪里,我都随身装着笔记本,凡是在焊接中遇到的难点,我都详细记录在本子上。就这样,我步入了复杂的焊接世界。

记者:

正当您准备在焊接岗位上大显身手的时候,一场突发事故造成了您左手功能丧失,一年中经历了8次手术,这对于一个手艺人来说是多么致命的打击啊。您是如何凭着一股倔劲儿,掌握了单手进行焊条电弧焊、氩弧焊等十几种焊接方法,成为一名焊接专家的?

卢仁峰:

确实,伤痛没有让我放弃,只会让我更加坚强。那是1986年秋,新婚在即的我由于一次意外险些彻底失去了左手,大拇指、食指、中指被勉强缝合后,左手基本上不能再工作。面对无情的打击,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中,这样的我还能从事自己所心爱的焊接工作吗?

病床上,我努力地做着老父亲、妻子的工作,在得到他们的支持后,我冷静地告诉自己:“我行,我能行,我一定要战胜自己!”从此,病房成了我的书房。只要工友们来看我,我就急着与人家交流学习心得,一年中在经过手掌八次修正手术和骨髓炎的侵扰下,我也没有放弃过,我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重返焊接岗位。

回到工厂后,我给自己定下了每天要练习50根焊条的底线,这一蹲,常常就是几个小时,起来后厂房里早已空无一人。由于左手不再能起到灵活的辅助作用,焊上去的零件很难保持垂直、精准,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割下来、焊上去。别人一次能完成的活儿,我却要两次、三次甚至数次才能干完。也正是凭着这股较真劲,我逐渐掌握了单手进行焊条电弧焊、氩弧焊等十几种焊接方法。

1994年,我参加了兵器集团举办的首届技能大赛。在比赛中,我用一只巨大的手套,将自己残疾的左手完全掩饰起来,同正常人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取得了焊工比赛第2名的好成绩,被誉为“独手焊侠”。

就像您说的,正是凭着这股倔劲儿,除了肯下功夫,我还好琢磨,我觉得,每当遇到看似平凡却潜藏着一些深层的技术问题、别人不宜觉察不动脑筋的地方时,我认为自己应该动。这样,我不断突破了一道又一道的技术难题,熔化极氩弧焊、富氩混合气体保护焊、微束等离子弧焊、单面焊双面成型……成了一名焊接技术的专家。

特别是《金属材料与焊接材料的选用匹配法》《短段逆向带压操作法》《特种车辆焊接变形控制》等多项成果,“HT火花塞异种钢焊接技术”等国家专利,代表了我在焊接技术上的成就。我的绝活儿绝技走进了中央电视台“当代工人”和“2007年劳动榜样”栏目。

记者:

现在,您出名了,成了行业内有名的专家,可您没有把它作为炫耀的资本,而是当成一种沉甸甸的责任。同时,您还把很大的心血花费在了带徒弟和团队建设上,十几年间,您带出了那么多位徒弟,个个都成了技术上的骨干。您是如何完成了从“小我”到“大我”的嬗变?

卢仁峰:

真的,自己这些年成绩的取得,虽然有自身努力的因素,但更多的是企业培养了我,没有企业的土壤、领导和工友的鼓励,我也克服不了那么多的困难。我只有加倍努力,回报我的企业。

2009年,作为国庆阅兵装备的某型号轮式战车首次批量生产。由于新型装甲材料具有碳含量高、刚性极大和蜗壳壁薄等特点,在焊接过程中焊接变形和焊缝成型难以控制,致使平面度超差,严重影响整车的装配质量和进度。

为此,我再次投入到了紧张的战斗中。从焊丝的型号到电流大小的选择,从工艺方案的确定到每个操作步骤,在车体狭小的空间里,我认真研究,查找问题,利用焊接变形的特性,采用正面焊接完再进行反面焊接的“正反面焊接,以变制变”的操作方法,使该产品生产合格率一下子由60%提高到96%。

2015年,我承担了某阅兵装备的科研生产任务。在控制整车的焊接变形和焊缝成型工艺上,我经过100多次的反复试验,自制了一种可360度旋转的活动螺栓弓形夹具,借用上下两个力的作用和焊接热循环,大大提高了整车尺寸的一致性。此项目获得了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创新成果一等奖,为该装备方队顺利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奠定了基础。

当然,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在由一名普通焊工成长为焊接高级技师后,我把很大的心血花费在了带徒弟和团队建设上。十几年间,我带出的50多位徒弟,个个都成了技术上的骨干。有“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王文山,有内蒙古自治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卢仁昌、王志勇,有内蒙古自治区技术能手付阿什楞等……

这些年,我归纳提炼出《理论提高6000字读本》,要求徒弟们强记硬背,然后在实践中理解消化。为了提高徒弟们焊接手法的精确性,我总结出“强化基础训练法”,要求徒弟一年内每天必须进行5块板、30根焊条的“定位点焊”,每点误差不得大于0.5mm。

为了能将自己所掌握的焊接技巧传授给徒弟们和更多的青工,我还把自己的焊接技巧总结、编辑成一本小册子,成为全公司焊工学习的“宝典”。如今,我把自己总结提炼出的“三顶焊法”、“短段逆向操作法”“带水带压焊法”等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大家,成了所有青年焊工的良师益友。

记者评语

就是靠着这种执着追求焊接技艺的拼劲儿和韧劲儿,卢仁峰成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的首席技师,获得中国技能工人的最高奖项“中华技能大奖”,是2016年全国首批8名“大国工匠”之一。他用无悔的焊工情,演绎出从普通工人到大国工匠的“焊接”人生,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兵工人把“一切献给党”的高尚情怀。

文 | 记者 张丽虹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