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包头新闻

健身会所年卡过期,谁之责?

12月20日中午12点半多,青山区的侯先生与记者取得联系,反映发生在他和朋友身上的一件事:朋友给自己和他各办了一张健身卡,两人一次也没有消费过,两年后,他和朋友相约去健身,却被健身会所告之,其年卡已经过期了,这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卡还没有开,怎么就过期了?”侯先生问。

朋友办了两张年卡,一直没有消费

侯先生告诉记者,2016年5月14日,他的朋友张女士为两人办了两张威尔斯游泳健身会所的为期两年的健身卡,但一直没有拿到卡。“我听我朋友讲,当时健身会所还没有开业,所以当时只是拿到了一张办卡合同,并没有给她实体会员卡,后来我朋友因为怀孕了,接下来生孩子、带孩子,就一直没有去健身,再后来,她又怀孕生了二胎,更顾不上去了,这中间她没有告诉过我办卡的事儿,现在她家二宝稍微大些了,想去健身,就约我一起去。可是今天中午我们去了,威尔斯游泳健身会所的前台客服却告诉我们,我俩的两年健身卡时间已经走完了,年卡已经作废了。可是我们俩连卡也没有见到,更没有开卡,卡怎么就能过期?”侯先生质疑道。

在侯先生给记者发来的办卡合同上记者看到,粉红色的合同上写着张女士是办卡人,其办的VIP金卡会费是1700元,专用收据标明张女士是全款购卡。侯先生说,他朋友张女士除给自己办了一张1700元的两年卡外,还给他办了一张1900元的两年卡。“我们花了近4000块钱,却连一天也没有健过身,换谁心里能舒服?”侯先生有些郁闷地反问。

健身会所同意给两人延长会员期

由于年卡是张女士经手办的,她对当年的情况记忆更深。张女士告诉记者:“我当时办卡的时候,威尔斯游泳健身会所还在装修中,因为当时办卡有优惠,离家又近,所以我就办了两张卡,后来健身会所开业了,有客服人员给我打过电话,我跟他们说,我怀孕了,月份大了,现在去不了,会籍先帮我存着,当时客服说可以给我延长一个月时间,我没太在意,就忙着生孩子去了。现在他们跟我说,健身会所一开业,会员卡就自动开了,可是就算是自动开卡,你们总得给我一张卡啊,现在我手上根本没有会员卡。”张女士说,她也曾在别的健身俱乐部健过身,一般人家都是会员拿到实体卡后,再从前台激活一下,才算正式开卡了。

对于张女士的质疑,威尔斯游泳健身会所会籍总监梁先生表示,当时他们在跟会员签订合同时,已经在合同上注明了起始时间“以正式开业时间为准”。这一条款,张女士在签合同时应该能看到。对于梁先生的说法,张女士说,她签合同时确实看到了这一条款,可是她认为,就算以开业时间为准,也应该给她一个实体会员卡,可是现在她并没有收到过实体健身卡,另外,她有特殊情况,她怀孕的事儿客服也知道。对此,梁先生解释:“我们健身会所也曾有过会员因为外伤,很长时间不能健身的情况,凡是出现这种情况,会员需要拿着医院的证明材料向健身会所请假,我们曾给会员特批过一年的假期。如果张女生履行了请假手续,我们肯定会给她的会员卡延期的。现在他们不走正常程序,等到第三年了才过来要健身,这样合适吗?另外,她怀孕生孩子了,那个男的也怀孕生孩子了吗?他为什么也不来健身?”

张女士和侯先生承认,在这件事上他们有一定责任,但是张女士说:“我们是真金白银消费了的,但一天也没有健过身,哪怕他们给我们转成半年卡,我心里也能理解和接受些。”

在记者的协调下,最终威尔斯游泳健身会所会籍总监梁先生同意为他们延长一些时间。“你转告他们过来一下,如果只是给怀孕的那个张女士一个人延期,我们可以给她延得时间长些,如果那位男士的会员卡也要延期,那我们给他俩延期的时间就不能太长了。”梁先生表示。

得知这个消息后,张女士和侯先生都很高兴,表示会尽快过去办理。

至此,一起纠纷以还算圆满的方式得以解决,但是预付费会员制健身也是一种商业行为,卖方应该将合同订立得更详尽,不能让人产生理解上的歧义,而买方也应该基于合同行事,形成遵守契约的良好习惯。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青萍)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