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包头新闻 » 社会

参加培训机构“免费大餐”活动后—— 名下竟多了几个电话号码

办卡现场,相关人员正在采集家长身份信息。(图片由涉事家长提供)

几天前,市民张女士参加了位于昆区中和文化广场的童画美术培训机构组织的宣传活动,家长们只要拿身份证去就可以领取一个儿童电话手表,同时会免费获得一张电话卡。然而参加活动过后,张女士竟意外发现自己名下除了被告知的那张电话卡,还多了另外两个电话号码。怀疑身份信息被泄露的张女士在与培训学校其他家长沟通后才知道,参加此次活动的家长中,被莫名多注册了另外两个甚至更多个电话号码的人还有很多。

参加活动后名下多了几个手机号

2018年12月29日,市民张女士依照活动宣传所说,来到该美术培训机构领取儿童电话手表,同时依照活动要求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并获得一张免费办理的上海某通信公司的手机卡。张女士表示:“当时有三四个外地口音的人拿着设备在现场办理电话卡,他们用设备扫描了我的身份证,然后现场进行人像拍照比对,再把这些信息通过他们的设备进行上传。以往我们办电话卡会有一份纸质的协议,但是当天对方没给我开具任何纸质材料,也没有让我签名,只是通知我过两天领卡即可。”

张女士办理电话卡时,现场还有很多市民也在参加活动陆续办卡。张女士看到个人身份信息采集后被上传,开始担心身份信息被泄露,想着询问对方是否有工作证件。“在办理现场我看不出来有任何关于该通信公司的证明或文件,工作人员也没有佩戴证件,只是在桌子上放了一张用白纸折起来的简易卡片,上面手写了该通信公司的名称。”张女士回忆,为此,她当场要求工作人员出示工作证或者该通信公司的相关授权手续,但对方并没能向她出示,“最后,他们中的一名工作人员向我出示了一张昆山某数码店的相关证件。”张女士表示。

当时因为手机没电,张女士便离开了。第二天,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张女士一早就去该通信公司的包头营业厅,希望能将在培训机构办理的这个外地电话号码注销,没想到工作人员刷了她的身份证后告诉她,她名下不仅有她事先已知晓的这个归属地为上海的电话号码,还有另外两个归属地为江苏的电话号码。“参加活动时告知我们的是只办理一张上海的电话卡,对于多出来的这两个江苏的电话号码,我毫不知情。”张女士告知记者。

发现这一情况后,张女士很快与其他家长沟通了此事,不少人查询自己名下的电话号码,才发现自己的情况和张女士几乎相同,除了手中持有电话卡的上海号码外,还有其他两个不知道电话卡在何处的江苏号码也在自己名下,还有的人名下的电话号码归属地为广州。到2019年1月3日时,张女士及其他家长通过微信初步联络到的涉事家长已有200人左右。

相关人员称

系后台系统跳号所致

2019年1月3日中午,不少家长找到该美术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沟通此事,同时向辖区派出所进行了反映。不少家长都在质疑当时自称该通信公司前来办卡的工作人员的“身份”,担心自己当初提供的身份信息被泄露,同时也为电话号过多带来的个人办号限制以及后续的销户问题而担忧。

在辖区鞍山道派出所,经电话联系,当时承担这单业务的江苏某通信技术公司的一名相关负责人表示他正从外地赶往包头,并向家长们口头解释这种情况是在活动办理的后两天才出现的,由于后台系统出现了跳号的状况,造成有的人名下可能一个电话号码没有,而有的人名下会有好几个号码的情况。

而现场面对家长们的询问,因这场宣传活动而引发波折的该美术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张先生也很焦虑。“办卡的几个人目前在外地,发现这种情况后我从今天凌晨开始一直在联系对方,要求他们出示营业执照以及相关授权文件等,部分手续现在已经发送过来,我都一一出示给了公安部门审查。现在还在催促对方传送相关授权资料以及核实当时办理业务的那几名工作人员的身份信息。”张先生告诉记者。

有家长表示,出于对培训机构的信任,家长们在不确定对方工作人员身份的情况下就提供了个人身份信息。同样在没有明确查看对方授权资质的情况下,美术培训机构仅凭借这些业务人员曾跟“童画”潍坊等外地几个校区合作过的经历就贸然“引进”,也有些不妥。在反映问题的过程中,派出所的值班民警也对于当事人这种“冒失”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记者了解到,经粗略统计,该活动开展以来已有超过400名家长参与,目前除了已经发放的部分电话卡,还有大量归属地为上海的电话卡封存在张先生处。“事情发生后发来的这一批卡就没有再给家长们发放,现在已经封存,下一步将全部返回。我和对方的业务人员沟通后确认,这些卡可以统一注销或者按照家长个人意愿进行处置。”张先生介绍,目前已经先行向办卡的业务人员上报了部分等待注销的号码,且已有个别号码被注销了,成批量的注销工作将随即开展。本报也将继续跟进此事。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霍晓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