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 改革历程 » 包头精神

人间大爱!19岁嫁人的她,为了三位残疾小叔子留守山沟40年

在第六届全区孝老爱亲道德模范张二玲位于石拐区白狐沟街道脑包沟村的家中,尽管有三个聋哑、智障的小叔子,但整洁的环境让人心中亮堂:狗被细心拴着,漂亮的大红公鸡被关在笼中,上百只羊在沿坡而建的羊圈里安静觅食,这是隆冬季节里怎样一幅美好的农居图!

但当你走进女主人的生活,打量渐次剥开的故事,才一点点窥见她生活的艰辛,和隐藏其中的奉献与大爱。

19岁嫁入夫家成顶梁柱

张二玲没有上过一天学,十七八岁就被家中老人安排,与现在的丈夫王元海相亲订婚,19岁那年,懵懂无知的张二玲嫁入王家,成为这个家庭年轻的女主人。

“当时就知道他有三个傻弟弟,可那会儿什么也不懂,没想过这会成为以后自己的负担,就那么稀里糊涂跟他结婚了。”张二玲眉目慈善,目光温和,这是个善良、朴实的好女人。嫁入夫家的张二玲非常勤快,她每天忙完自己小家的活儿,还要帮着公婆照顾三个聋哑并且智障的残疾小叔子。不过,那时公婆都还年轻,生活的磨难未真正体验。但考验很快来临了。结婚后两年,张二玲的公公突然生病去世了,家里一下子缺了一个主要劳力。张二玲心善,没有提出和婆婆分家,夫妻二人与婆婆一起支撑着这个特殊的大家庭,日子过得还算凑合。

一直有糖尿病的婆婆最后卧病在床,张二玲忙完地里的活,还要照顾病中的婆婆和三个残疾小叔子,一不留神,三个小叔子就会打起架来,那段日子提起来都是苦和泪水。2006年11月,婆婆撒手人寰,而此时的张二玲和丈夫已不再年轻,生活的重担却正式落在夫妻二人肩上。“我们不管谁管,总不能让他们饿死、冻死吧。”张二玲话说得朴素,可一餐一饭里隐藏着数不清的付出。

“我二叔、三叔、四叔不仅聋哑,而且智力跟七八岁的孩子一样,他们顿顿在我家吃,衣服都是我妈给洗,过年时,就是我爸妈不穿新衣服,也要让我三个叔叔穿上。”张二玲的大儿子说,虽然他已经成家另过,但仍能感觉到特殊的家庭给他心里留下的记忆。

张二玲母亲临终前一个月时,拉着张二玲的手说:“这些年,是妈让你受苦了。”“说完这句话一个月后,我妈就去世了。”张二玲眼里闪着泪花,用她粗糙的大手抹了抹眼睛。

母亲心中有悔,而张二玲心里却没有,她说她当初看上了丈夫王元海心底的善良。这个没有上过一天学的女人,心里有自己认定的做人的标尺。

一天是在忙碌中度过的

10点半了,这个点儿,一般人家还没开始做午饭,而张二玲已经早早把10多个土豆削好,放在水里泡着,另一个盆里则发着面,她准备一会儿蒸花卷。“每人每顿饭至少得吃两个花卷,我们家一个月,光白面就得吃两三袋。”张二玲先到外面取了些煤炭,用玉米秸秆生着火,洗洗手,拿出面板开始和面,擀面、倒油、撒盐、卷成卷,再用刀切开,张二玲干得无比麻利,随着花卷成形,油香味飘了出来。那边,王元海则在切土豆,别人家一周也吃不了几个土豆,他们家一顿就能吃10多个。“我们做啥他们吃啥,倒是不挑食。”张二玲看着丈夫干活,笑道。

冬天,张二玲清晨6点来钟就起床了,她先是张罗一家人吃早饭,然后喂羊,等喂完100多只羊,天也快亮了,她又要给30多只鸡剁鸡食,接下来洗涮洗涮,她又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蒸一次花卷、馒头,还不够吃两顿的。有时忙不过来,我们就买,可是你看,这里能搬走的都搬走了,买东西也不方便。”张二玲说着话,20多个花卷已经装进两个大笼屉,锅开了,张二玲端着两个大笼屉往灶台那儿走。“蒸上20来分钟就熟了。”那边,张二玲的丈夫已经把土豆、豆角放进锅里,再切点肉,一大锅喷香的烩菜很快也能出锅了。

“中午有时能休息一会儿,下午三四点钟,还得给鸡喂一次食。然后又得准备晚饭了。冬天不用种地,稍微清闲点。”张二玲说,她家租种了20多亩地,如果是夏天和秋天,她每天清晨四五点就得起床下地干活,她身体不好,怕太阳晒,上午10点多就会回家,准备七八张嘴的午饭。

随着年龄渐长,现在张二玲夫妻已经不外出打工了,年轻时,他们还会利用农闲时节外出打工,因为那会儿他们还供着一个学习成绩优异、正读大学的女儿。

花卷起锅了,菜也熟了,张二玲和丈夫一个起花卷,一个盛菜,桌凳、碗筷已经摆好,早早从自己家中过来、一直闲坐的张二玲的三个小叔子聚拢到桌前,开始大口大口吃起来,这时,张二玲的二儿子也回来了,加上大儿子,一张大圆桌上坐满了人。

一家人在饭桌上团聚,是张二玲感到幸福的时刻,却也是疲累。

因为三个小叔子留守山沟

日积月累的辛劳,张二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每天都要吃好几种药,“40来岁的时候,我摔过一跤,当时瘫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以后,半拉身子不能动。”那次轻微脑梗康复后,张二玲脑子里又长了一个东西,好在一直没有往大长。

而丈夫王元海的身体也亮起了“红灯”。2014年9月底的一天,王元海正在地里干活,突然胸闷发慌,极其难受,二儿子闻讯赶来,医生诊断是急性心梗,于是王元海去往北京,安放了三个支架。

术后,张二玲不敢让丈夫太累,于是家里的重活都压在了张二玲一个人身上。

“这里,只剩我们两户人家了,村里让我们也搬走,其实我们也想搬到城里住,可是城里生活条件虽然好,但小锅小灶的,做不了七八口人的饭菜。如果我们自己搬走,又担心三个小叔子饿死冻死。”张二玲说,为了三个小叔子,他们决定继续留在矿区生活。

张二玲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几年前的一天,张二玲丈夫的二弟弟王三元不知是被车撞了还是从高处摔了下来,等他躺在外面被人发现时都快冻死了,一个看门人跑来告诉张二玲,张二玲一听拿着家里仅有的两万块钱,赶紧给大儿子打电话,让带着他三叔去包头大医院住院治疗。由于治疗及时,王三元的右手保住了,但是右手神经坏死,要想恢复还得很长一段时间。加之他的胯骨有伤,生活不能自理,将近半年时间都是由张二玲在悉心照料,仅医药费就花去五万多。

得知这个特殊家庭的故事后,白狐沟街道和脑包沟村给予了他们低保等各种帮扶,2014年,张二玲两口子拿出多年积蓄,加上政府补贴,终于盖起几间新砖瓦房,三个小叔子也一同住上了有暖气的新房子。

从19岁起开始照顾三个残疾小叔子,如今张二玲已经59岁了,40年的光阴催白了张二玲的满头黑发,但没有泯灭她心中的大爱。“我们不管谁管?一直照顾着吧,一直到我们照顾不动为止。”张二玲叹息道。

张二玲的所做所为感动了周边无数人,2016年,她被评为“包头好人”,2017年,她被评为“包头市孝老爱亲道德模范”,如今,她又光荣地当选了第六届全区孝老爱亲道德模范,张二玲的所做所为不是为了荣誉,但这些荣誉却非她莫属,她高贵的灵魂担得起这一褒奖。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