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看天下 » 国内

古字新活力:中国“女书”的新春祝福

湖南省江永县上江圩镇浦尾村的女书生态博物馆内,31岁的女书传承人胡欣在展示她写的“福”字。新华社记者柳王敏摄

新华社长沙2月1日电(记者柳王敏)“女书的写法都是从右往左,从上到下,字形的特点都是右高左低,呈斜菱形,基本笔画非常简单,只有点、竖、斜、弧这4个。”年关将近,湖南省江永县的女书生态博物馆内,31岁的女书传承人胡欣正为游客讲解和书写“福”字。

“最近三四年,每到农历腊月,我都会在微信朋友圈发‘接福字’的消息,免费为喜欢女书文字的人送‘福’,今年元月到现在,已陆续送出了四五百张。”胡欣说。

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位于江永县上江圩镇浦尾村,地理位置偏远。寒冬腊月里,前来探访女书的游客却络绎不绝。“女书是世界迄今发现的唯一女性专用文字,女书包括女字、女歌、女工、民间习俗等。”胡欣表示,作为女性专用文字,女书的一笔一画,都彰显女性的温婉和细腻。

湖南省江永县上江圩镇浦尾村的女书生态博物馆内,31岁的女书传承人胡欣在写“福”字。新华社记者柳王敏摄

作为一种独特而罕见的文化遗存,女书仅在上江圩镇及周边3个乡镇10余个行政村等地流传,20世纪80年代一经发现,即引起国内外轰动。2006年女书习俗入选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女书文字非常独特,并且仅用当地的方言发音,在传承上是传女不传男,习俗是‘人死书焚’,人去世后,女书也被焚烧或者陪葬。”胡欣告诉记者,女书留存的原件非常少,而女书究竟是由谁创造的,起源于何时,为什么仅在江永县小范围传播,仅为妇女所使用,这些至今都是待解之谜。

“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祖母学女书,那时候就跟着她唱、跟着她画,刚开始并不知道这是一种独特的文化。”作为女书传承人,55岁的胡美月在女书生态博物馆内跟游客分享自己的故事,现场教女书的写法和吟唱。

湖南省江永县上江圩镇浦尾村的女书生态博物馆内,55岁的女书传承人胡美月(左)和31岁的女书传承人胡欣,在展示刚写好的女书“新年快乐”(从右往左)。新华社记者柳王敏摄

“看一部女书作品,其实就是看一个女性的故事。女书文字有书信、礼仪文书、自传、祈祷文等,在昔日男尊女卑、女性不能和男性享受同等教育的年代,江永的乡村妇女就用这种独特的文字传递女性间的友谊,表达内心的快乐或忧伤。”胡美月说。

近年来,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和当地政府的重视与推广,以及院校学者和民间人士的研究,女书开始逐渐广为人知,先后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和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展览,女书传承人也受邀赴台湾、澳门等地以及日本等国讲解和传播,古老的文字正焕发出新活力。

在湖南省江永县上江圩镇浦尾村的女书生态博物馆内陈列的研究女书的著作。新华社记者柳王敏摄

“我2006年来博物馆上班时,最开始是当售票员,那时候一天没几个人来。这几年人变得多了,特别是春节前后,年轻人也开始关注这种独特的文化。”胡欣告诉记者,随着时代的发展,女书也在追求创新,从以前的抒写女性情感为主,到现在可写唐诗宋词、名言警句、春联等,还可制作成书法作品。

“女书的变化,从侧面也可以看出我们社会的变迁。如今社会物质丰富了,人们开始追求精神生活,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关注女书,了解女书文化,并将这一独特的文化传承下去。”胡欣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