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看天下 » 国际

美国想拿钱“砸下”巴勒斯坦?诺贝尔和平奖不是这么拿的

新华社北京5月29日电1993年9月13日,美国白宫南草坪上,在时任总统克林顿张开的双臂之间,刚刚签署了和平协议的以色列总理拉宾和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握手致意。次年,握手的两位成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巴以问题的高光时刻,美国作为“调解者”的高光时刻,甚至克林顿本人的高光时刻,在历史上定格。

1993年9月13日,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右)在美国白宫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签订和平协议后握手致意,他们中间是美国总统克林顿。(新华社发)

20多年来,克林顿的继任者们总想在逐渐黯淡的巴以问题上再风光一把。

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不久,就宣称将推出一份新的“中东和平方案”,给巴以问题,甚至打出了标签——“世纪协议”。快一年半了,这份协议虽屡屡对媒体“放风”和试水,却迟迟未见任何“官宣”。

终于,白宫近日宣布,6月25日在巴林举办经济研讨会,商讨这份方案的第一部分内容。届时,“世纪协议”核心内容或将浮出水面。

那么,这份“特朗普版”巴以解决方案到底有什么特色?美方如此大张旗鼓,背后又有何算盘?

先拿钱砸 但硬核问题绕得过去?

白宫19日声明称,这场名为“从和平到繁荣”的经济会议,旨在为巴勒斯坦和整个中东地区带来一个“繁荣的愿景”,有潜力实现地区巨变,创造光明未来。

这场聚焦经济的会议关乎的是美方“世纪协议”中的经济部分。

2017年2月15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特朗普(右)表态放弃先前多届美国政府支持巴以问题“两国方案”的立场。(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从媒体曝光的内容来看,与先前巴以问题解决方案颇为显著的差异在于,这个“特朗普版”更具商业色彩,试图把金钱用作杠杆,撬动巴勒斯坦放弃某些政治诉求。

比如,在2018年一些媒体报道曝光的条款中,这份方案要求巴勒斯坦放弃在1967年边界基础上建国这一长期诉求,让巴勒斯坦在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的A区和B区以及部分C区建国。这意味着,巴勒斯坦将放弃很多之前要求的土地。

当然,方案称,巴勒斯坦可得到上百亿美元的经济补偿。

2011年7月15日,数千名民众在耶路撒冷参加游行,支持巴勒斯坦建国。(新华社记者郝方甲摄)

再比如,今年5月,以色列报纸《今日以色列》透露了“特朗普版”方案迄今为止最多、最详细的内容。文章称,这份方案将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一个名为“新巴勒斯坦”的国家,但是,“新巴勒斯坦”国不能拥有军队,还需向以色列方面支付费用换取保护。此外,美国、欧盟、海湾国家等将提供总额为300亿美元的预算,为“新巴勒斯坦”国提供为期5年的支持。

另据媒体透露的细节,惩罚性措施同样靠“钱”解决。

比如,如果法塔赫和哈马斯拒绝这一计划,美方就将取消对巴一切财政援助,还要确保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无法向巴方汇款。如果以色列拒绝该计划,美方将停止对以色列的经济支持。

2010年12月1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哈尼亚(右二)说,哈马斯同意以全世界巴勒斯坦人通过公投方式,来决定以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前实际停火线为边界、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方案。(新华社记者杨媛媛 摄)

以上谈的主要是“钱”。另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政府官员还未透露过该计划的政治部分,今后会出台,但具体日期不详。

对此,《华盛顿邮报》文章分析说,美国政府有意将经济部分和政治部分分开推出,也是怕这份方案一出台就败下阵来;而且,先放出经济部分,也是有意绕开巴勒斯坦领导人,想在巴方内部和其他中东国家寻求更多支持。

然而,事关政治的“硬核”问题绕得过去吗?

耶路撒冷地位问题、难民回归问题、犹太定居点等问题,一直是巴以和谈的重点、难点和痛点。在这些核心问题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巴以问题谈何解决?

你的“世纪协议” 我的“世纪耳光”

美国的算盘打得响吗?分头看。

巴勒斯坦当然不满意。对于“世纪协议”,巴勒斯坦已明确表示拒绝。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直呼其为“世纪耳光”。巴方也已明确拒绝参加巴林经济研讨会。

一年多来,巴勒斯坦遭遇的“耳光”可不少。

美国不仅停止对救助巴勒斯坦难民的国际机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援款,还将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从行动上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面对种种“拉偏架”行为,阿巴斯直接宣布不再接受美国作为巴以和谈的调解方,呼吁建立新的国际多边机制以推动巴以和谈。

2017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新华社/美联)

在以色列内部,反对“世纪协议”的声音也不可忽视。眼下,以色列正在组建的新政府内,宗教人士和右翼势力颇为强大。对他们来说,绝对不会允许巴勒斯坦国的建立,以色列在土地方面做出任何改变现状的让步也都难以接受。

局中棋 巴以不是重点

20多年来,中东地区物是人非。巴以和谈和和平进程始终止步不前。悬殊实力下,巴以之间屡屡爆发的流血冲突虽令人关注,但巴以问题难逃日渐边缘化的境遇。

那么,特朗普政府为何如此高调重新打造所谓中东和平方案?

2019年5月6日,巴以冲突升级已致20多人丧生、逾200人受伤。新华社发

分析人士认为,说到底,“世纪协议”是美国政府中东战略的一步棋。美国现有策略重点是,把伊朗树为地区的敌人,拉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共同对付伊朗,意图打造“阿拉伯版北约”。美方要推动阿拉伯国家、特别是海湾国家与以色列改善关系,并趁此机会迫使巴勒斯坦妥协让步,与此同时,再用阿拉伯国家的资金支持“世纪协议”。

近期,巴勒斯坦领导人频频出访,正在打一场“世纪协议”阻击战,希望说服更多阿拉伯国家和世界大国继续支持“两国方案”,支持巴勒斯坦一贯的政治诉求,反对将这份协议强加给它。

沙特、埃及、约旦等国与美国关系紧密,都是美国为打造“阿拉伯版北约”对抗伊朗的主要拉拢对象,互有诉求。据媒体报道,沙特私底下已不止一次表示愿意出资协助执行“世纪协议”。此外,作为6月份经济会议的东道主,巴林也称这是为了巴勒斯坦兄弟的福祉。不过,迫于民族情感和舆论压力,让一个阿拉伯国家公开力挺这份协议,恐怕也需要很大勇气。

巴以问题缺的是公正

奥斯陆协议、阿拉伯和平倡议、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各方提出巴以问题解决方案数不胜数,名头不可谓不响亮,但总是沦为一纸空文。

巴以问题久拖不决,成因异常复杂。耶路撒冷地位问题、难民回归问题、犹太定居点等问题……在这些核心问题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仅凭金钱手段就想搞定政治问题,恐怕是一厢情愿。

2014年5月28日,反对“耶路撒冷日”庆祝活动的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边防警察限制在耶路撒冷老城的希律门门口。(新华社发,穆阿迈尔·阿瓦德摄)

从历史上看,巴以缺的不是协议,而是公正的协议,是公正的斡旋者和强有力的执行机制。在巴以双方实力差距较大的情况下,给予弱者公正、强者做出妥协,乃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必经之路。

美国威尔逊中心中东问题专家阿伦·米勒说,如果美国想借助经济利益给中东带来和平,那中东和平早就实现了。

“世纪协议”曾经是1983年美国一部喜剧电影的名称,讲的是几个武器贩子向南美贩卖武器的冒险经历。

如果媒体爆料内容属实,这版美方酝酿的“世纪协议”,恐怕很难给中东地区带来一出喜剧。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