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看天下 » 国际

山火肆虐数月 澳总理承认“有些事本应做得更好”

1月9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塔里附近迎来降雨。新华社记者 白雪飞 摄

近日在澳大利亚人口最多城市悉尼,一场小雨淅淅沥沥飘落,或许能给这个被林火灼烧数月的国度带来一丝安慰。

悉尼街头的行人打起了雨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味。此时此刻,雨水对于澳大利亚民众来说多么重要。只是,希望雨水能下得大一些、再大一些。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农村消防局新闻发言人安吉拉·伯福德12日告诉新华社记者,当天的小雨主要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州沿海地带,属于间歇型阵雨,雨量不足以浇灭大火, 要浇灭目前的新州大火,“还需要连下几天的大雨才行。”

或持续燃烧数周

自2019年下半年遭遇罕见规模林火以来,澳大利亚全国的过火面积接近1030万公顷,造成至少28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消防员。数千人流离失所,另有数千人不得不一再撤离。

林火同时造成部分城镇停电、通信中断、饮用水供应不足。悉尼、墨尔本、堪培拉等城市遭烟尘侵袭,空气污染严重。新南威尔士州受灾最严重,至今已有超过1800座房屋被烧毁。

这是1月12日在距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温杰洛村拍摄的被林火烧毁的车辆。新华社发

澳政府通报,预期林火将持续燃烧,高温和强风天气会构成极大危险。如果今后一段时间没有强降雨,大火估计还要持续燃烧数周,尤其是东南部城镇将面临林火扩散威胁。

气候变化导致高温与干燥

澳大利亚的夏季炎热干燥,林火并不少见,但2019年林火高发期比往年明显提前,且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变化研究所所长马克·豪登说,火灾强度、火灾蔓延速率和火灾面积的主要影响因素之一是气温,“澳大利亚正经历史上最高气温”。

澳大利亚气候委员会一篇文章指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澳大利亚东南部秋冬季节的降雨量减少了15%,四五月份的降雨量则减少了25%。整个澳大利亚的平均气温升高,温度屡破纪录。

美国马克萨尔科技公司1月12日拍摄的卫星图片,显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林火情况。路透社发

一些气象学者认为,丛林地带变得更加干燥致使林火频发,这背后的原因是气候变化。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火灾研究中心主任戴维·鲍曼认为,大风、高温和干燥气候以前都出现过,但多种极端天气同时出现,还伴随大规模的林火频繁发生,就显示出澳大利亚的气候模式发生了变化。

鲍曼观察,这次澳洲林火还出现了两种异常现象。

一个是由于气候长期极端干燥,通常湿润、不易发生火灾的雨林临近地区也出现了林火。另一个是昆士兰州的林火灾区还出现罕见的火风暴现象,即一种由数百万个易燃火星组成的“暴风雪”,对居民房屋构成重大威胁。

总理支持率下降

烈火灼心,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由于应对林火不力,成为公众指摘对象。

澳大利亚新闻民意调查公司13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59%的受调查者不满意莫里森应对林火中的表现,只有37%的人满意他的表现。莫里森的支持率大幅下跌。

莫里森此前一直认为,地方政府有足够能力应对林火。去年年底他不顾林火肆虐前往美国夏威夷度假,虽然很快取消度假,但一张他与亲友举杯庆祝新年、观赏焰火的照片再度引发不满。

面对公众对于政府减排力度的质疑,莫里森曾坚决认为,澳大利亚现在的减排政策,在世界已处于领先位置,足以降低火灾风险,没必要采取更激进措施。加大减排力度不利于澳经济发展,尤其将打击煤炭和天然气出口。

澳能源部长安格斯·泰勒甚至发文称:“我们应该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感到骄傲”。

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量占全球总出口量约三分之一,煤炭行业是政府财政收入重要来源。

2019年11月11日,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塔里附近的山地,消防员正在扑灭山火。新华社记者 白雪飞 摄

据报道,澳大利亚人口占世界人口总数约0.3%,但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量1.3%,是全球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

澳前外长朱莉·毕晓普1月6日说,澳大利亚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应该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起到全球表率作用。但“我们没有国家层面应对气候变化的能源政策。”

林火引发政府反思

此次林火肆虐,还暴露了澳大利亚联邦与地方政府缺乏统筹协调的弊端。

去年12月初,新南威尔士州已经有80多处火情,其中一半未得到控制。当时2700名消防人员中大部分是志愿者。

澳政府反对党和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都曾建议莫里森,要在全国范围内协调消防工作。但莫里森并没有及时采纳这一建议。

直到民意沸腾,莫里森1月初才决定向灾区派遣军队,承诺拨付大额资金用于救灾和重建,重提加大减排力度。

他虽然一直否认政府在灾情初期措施不力,但12日向媒体承认“有些事本应做得更好”。

1月6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左)在国会大厦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记者 白旭 摄

此外,当地专家分析,此次林火还有更深层次原因。

墨尔本大学教授罗德·基南在署名文章中表示,应对林火主要有三块:防灾、救灾与灾后重建。澳政府主要做的工作是后面两方面,而在应对林火问题上准备不充足。

前新南威尔士州消防队长格雷戈·马林斯和一些其他专业人士曾联名致信莫里森,请求获得更多专业设备以应对林火季,但他们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据报道,澳大利亚应急部门从2016年就一直要求获得更多资源,空中消防中心曾要求组建一个全国性大型灭火飞机队伍,但都被拒绝。目前有些地区的消防员甚至众筹购买基本设备。

2019年11月11日,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塔里附近的山地,消防员在扑灭山火。新华社记者 白雪飞 摄

相关数据

——据估计,澳大利亚林火已造成5亿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死亡,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过火面积超过了2019年巴西亚马孙雨林火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山火和印度尼西亚多省林火面积总和的两倍。

——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估算,林火迄今造成的损失共计大约34亿美元,预期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减少0.2%至0.5%。

——澳大利亚保险委员会预期申请火灾损失赔偿的人数将进一步增加,索赔金额预估超过9亿澳元(约合6.3亿美元)。

——欧洲联盟哥白尼监测项目说,澳大利亚林火已经排放大约4亿吨二氧化碳,并产生有害污染物。

——澳大利亚林火产生的烟尘已飘过太平洋,扩散至1.2万公里以外的智利和阿根廷。(记者:白旭、岳东兴、杨敬忠、田野、高冰冰、陈宇;编辑:马晓燕、钱泳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