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健康 » 综合新闻

生死时速 包头市中心医院医联体上下联动战胜产妇死亡的最大元凶

“佟主任,我们是医院急诊科的,配合您转运患者。”1月24日下午6点半,当包头市中心医院妇产科主任佟秀琴走出东河区医院手术室的那一刻,看到等在手术室门口的急诊科年轻人和停在外面的救护车,内心瞬间被一种情绪填满:她的背后站着一个强大团队,只有集体的力量才能让基层医院危重症羊水栓塞大出血患者获救!

3点20分-羊水栓塞产妇危在旦夕

1月24日下午3点20分,东河区医院手术室,麻醉科主任胡凤玲为产妇王女士(化名)实施了腰硬联合麻醉,3分钟后麻醉成功,剖宫产手术顺利进行。

但是,当新生儿的头被取出的一刹那,产妇突然尖叫一声,脸色瞬间变得青紫,双眼上翻,口吐白沫,上肢也开始抽蓄起来,出现了呼吸困难症状。

看到产妇如此状况,胡凤玲意识到产妇可能是羊水栓塞,立即给予面罩加压吸氧,插口咽通气管畅通气道,同时静脉滴注、推注各20毫克地塞米松。上呼吸道打通后,产妇面色逐渐转红。

羊水栓塞非常凶险,是造成产妇死亡的最大元凶,东河区医院作为基层医院,不具备救治如此危重症患者的能力。胡凤玲立即通过医务科科长郝迎春向上级医联体单位——包头市中心医院救助,请麻醉科会诊、转运。

3点40分-紧急驰援上演生死时速

3点40分,包头市中心医院医联体办公室主任胡建军接到东河区医院医务科电话后,立即向医务部部长田永生通报了情况,并协调正准备出发去四医院转运一位患者的救护车先去东河区医院接患者。接到田永生电话的麻醉科副主任武云飞带着气管插管等常用器械随救护车迅速赶往东河区医院。

此时,包头市中心医院副院长杨志刚接到医务部田永生的情况通报后,意识到事态紧急,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现场坐阵协调指挥救治事宜。

“东河区医院一位产妇大出血,是否需要转运。”正从病房赶到门诊看一位病人的妇产科主任佟秀琴接到杨志刚副院长的电话后,凭着经验回复说:“先别转运,把我的电话给他们,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东河区医院距中心医院一步之遥,步行仅需15分钟左右,叫救护车也挺担误时间。佟秀琴迅速跑出医院,一时没见过空车,便拦住一辆扫站车:“我要去东河区医院救治一位患者,请快点送我过去。”

佟秀琴通过电话了解到患者的情况后,做出了和东河区医院同样的判断:羊水栓塞!一路上,她详细了解了患者的情况,并指挥用药。谁知,车到红星后遭遇堵车,佟秀琴扔给司机10元钱就下了车。“找您钱。”司机喊她。“顾不上,不用找了。”说着,佟秀琴便跑向东河区医院。

佟秀琴一直跑进东河区医院手术室,一边气喘吁吁地换手术服,一边和一旁帮忙的东河区医院的医生说:“快点儿快点儿,患者在哪儿呢?”

“不能转了,就地手术。”看到患者已经因凝血功能障碍出现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佟秀琴知道,如果转运患者肯定救不回来!不能犹豫,必须赶紧把出血最多的子宫这个大创面切除,然后再纠正DIC,否则产妇生命不保!

4点15分,中心医院麻醉科副主任武云飞在胡凤玲的协助下完成颈内静脉穿刺、气管插管,患者在全麻下实施子宫全切手术。

联合救治一个也不能少

“佟主任,我们是医院急诊科的,来协助您转运患者。”6点30分许,佟秀琴从东河区医院的术室一出来,一直守在外面的包头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医护人员就迎了上来。看到手机上有重症监护室主任王君艳的电话,佟秀琴第一时间回拨过去。“不要去急诊科,我们都做好准备了:人员、抢救药品全部到位,直接来重症监护室。”原来,王君艳接到医院的通知后,早早做好了准备,她也没下班,一直等着患者转运回来。

“和王主任通了话,看到急诊科的同事们和停在东河区医院外面的我们医院的救护车,心里非常温暖和感动,我感到团队的力量太强大了,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耽误,只有这样的团队合作才能让如此危重的患者得到救治。”佟秀琴告诉记者,杨志刚副院长、胡建军主任一下午手机都没断,一直在协调指挥,给患者的抢救创造了一切便利条件,“包括手术中的用血,一般都用成分血,使用全血是需要审批的,但是在这台手术中,我们医院的全血通过救治通道一次次送到了东河区医院,保证了术中用血。”

手术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围手术期的治疗仍然凶险重重。患者的DIC能否纠正?呼吸循环衰竭等急性衰竭能否纠正?感染关能否度过?这一切都关系到患者的生命。

当晚7点,仍然插着管的患者住进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刚进监护室没几分钟,患者的心率就不行了,血压几乎测不到。医护人员立即为患者输血、血浆和冷沉淀,同时使用包括抗过敏、凝血药、维持酸碱平衡等针对羊水栓塞的治疗。

纠正DIC非常棘手。当时连做3个B超,患者腹腔里的积液(渗血)一直在增加,纤维蛋白原正常值是2.38~4.98g/L,危机值是1.2g/L,患者只有0.4g/L,如果纤维蛋白原补不起来,没有凝血物质,患者会继续出血。显然,光靠输冷沉淀是不行的,重症监护室请相关科室会诊,决定使用重组人纤维蛋白原。问题是,当时中心医院没有这种救命药。

当晚近12点,王君艳将这一情况通知当晚的总值班核磁共振室主任苏宁,苏宁立即协调药品。当夜,患者输上了救命的重组人纤维蛋白原。

从手术到治疗,患者输了4400毫升血,3800多毫升血浆,4个治疗单位的冷沉淀,患者血色素逐渐升高,血压、血氧稳定。26日早晨,患者拨了管,DIC基本得到纠正,所有的急性衰竭暂时得到纠正。“输这么多的血,部分患者会发生呼吸窘迫综合征,还需要继续观察,后期感染的风险也比较高。”王君艳说,虽然患者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但围的术期的风险仍然存在,不能掉以轻心。

截至发稿时,记者从中心医院获悉,患者已经度过危险期,病情平稳,已于1月29日转回妇产科病房。“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救治案例,杨院长现场协调,各方面积极配合,包括东河区医院的紧急处置、妇产科麻醉科两位专家的当即立断、急诊的紧急转运、我们重症监护室的抢救……少了任何一方,患者都救不回来。”王君艳说。

高危孕产妇救治中心救治高危患者

在包头市中心医院“四三二一”医联体工作模式中,“高危孕产妇救治中心”即为“四个中心”之一。一旦有危胁孕妇、产妇、围产儿安全的因素出现,如孕妇合并心脏病、甲亢、贫血、阑尾炎、脂肪肝等内外科疾病,或者前置胎盘、羊水栓塞,DIC、胎膜早破、多胎妊娠,妊高症等妊娠并发症,以及胎盘、脐带问题等等,高危孕产妇救治中心就会启动绿色通道救治患者。

“我们的院前急救、院中急救都非常快速及时。”佟秀琴说,尤其是基于信息化平台建设搭建的扁鹊飞救系统,对高危孕产妇救治中心特别实用。在妇产科的在门诊和病房都接有连接着扁鹊飞救系统的终端,患者不论是在120急救车上,还是医联体单位,病情和各项检查都可以通过扁鹊飞救传输回来,以便制定治疗方案,及时救治患者。

扁鹊飞救系统加快了高危孕产妇中心的救治速度。(记者 沈建梅)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