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看天下 » 国际

移民火星面临两大意外障碍:“时差”反应严重 宇航员性格不合

新华社北京1月3日新媒体专电 英媒称,英国太空专家警告说,行星间“时差”和宇航员性格不合将可能是移民火星的最大障碍。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2月31日报道,尽管科学家仍在苦苦探求如何保护宇航员不受太空辐射伤害,以及在漫长的太空旅行中防止零重力对身体造成影响,但阻碍漫长太空旅行的也许是更为平常的担忧。

在上周的会议上,专家们考虑的是在漫长太空旅行中面临的社会和心理障碍。其结论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主要问题就是宇航员可能很难“相处融洽”。

此前的研究显示,尽管宇航员都接受过全面的社交能力测试,但仍有多达一半的宇航员遇到了与其他宇航员性格不合的问题。

会议的组织者、埃克塞特大学的费德里科·卡普罗蒂博士说:“移民火星的最大障碍不是技术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卡普罗蒂说:“远程太空任务提出的心理问题,是现有太空科学知识所无法回答的。”

他说:“举例来说,国际空间站任务能让宇航员迅速返回地球,所以他们在心理上感觉与地球很近。但火星任务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宇航员面临很大的压力。”

卡普罗蒂说:“还有一个行星间‘时差’的问题。前往火星的旅程大约需要400天,不过处于试验阶段的等离子体发动机可能缩短这一旅程。”

他说:“这一旅程漫长且缺乏与地球的即时通信,因为信号传输需要4至24分钟。由此产生的心理影响将是巨大的。”

在国际空间站,飞控人员利用特殊照明来模拟昼夜更替以维持24小时的生理节律,但宇航员仍抱怨说,在返回地球途中出现了“时差”反应。

不过,抵达火星时“时差”反应最为严重。一个火星日为24小时39分35秒,尽管这与地球上的情况并没有太大不同,但却相当于每三天要向西飞行两个时区。

此前,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火星探测器操控人员曾试图以行星时间来工作,但许多人都因操作繁杂而放弃。

目前,NASA和欧洲航天局(ESA)等太空机构利用任务前的心理测试来确保宇航员能够一起工作,但有40%至50%的任务报告显示,宇航员之间存在摩擦。

在埃克塞特大学从事太空和南极研究的史蒂文·帕尔默博士说:“这将是为期400天的返程和火星干预任务中的一个重大问题。”

帕尔默说:“我们还听说,在地球上一个偏远地区进行的任务中,有人给墙壁涂上了别人不喜欢的颜色,这就引起了怨恨,破坏了团队的凝聚力。”

他说:“许多人认为,火星任务应该由‘天生的领袖’来操控,但英国南极考察处等机构发现,你需要能够作出妥协的人。”

太空旅行对人体的影响也是操控人员非常关注的问题。现在我们知道,微重力会影响新陈代谢、热调节、心脏节律、肌肉张力、骨密度和呼吸系统。

2016年美国的研究还发现,与进入低轨道或从未离开地球的人相比,为执行月球任务而进入深空的宇航员死于心血管疾病的几率要高5倍。

2017年,俄罗斯科学家发现,深空旅行可能给人体免疫系统带来惊人的改变,如果接触到病毒,宇航员连普通感冒这样的小病都很难抵御。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