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包头

包头小伙巨大肝脏肿瘤破裂致腹腔大量出血、失血性休克——包钢医院多科室救治上演“生死时速”

周日的夜晚格外宁静,内蒙古包钢医院手术室里却上演了一场抢救生命的生死时速。

一位29岁的年轻男子巨大肝脏肿瘤自发破裂,腹腔内大量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包钢医院肝胆外科张生彬团队在急诊医学科、输血检验科、超声科、ICU、麻醉手术科等多科室的大力配合下,成功地为这位年轻男子切除了肝脏肿瘤,将男子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彰显了医院强大的综合救治能力。

术中,患者几次命悬一线!术中出血11000毫升,输血5200毫升、血浆4000毫升!

突发腹痛

小伙腹腔内出血致休克

1月16日下午5点多,“120”救护车的蜂鸣声打破了周日的平静。

“医生,我老公肚子疼得厉害,快看看他这是咋了……”患者刚被抬出救护车,陪同就医的女子就冲进包钢医院急诊科。

见患者面色苍白、意识有些模糊,当晚值班的急诊科医生白莉立即组织检查、抢救。

患者血压掉到60/40mmHg,白莉立即给予静脉输液升压,待患者情况稍微平稳后,紧急安排查腹部CT。

CT结果提示:肝右叶可见范围达12×10厘米的异常密度影,盆腔内有积液。考虑不排除外肝内占位或肝内血肿。

白莉立即通知肝胆外科会诊。

“我下去时,见患者全身皮肤苍白,表现为很严重的‘贫血貌’,结合腹痛等症状,考虑有腹腔出血。”当晚肝胆外科的值班医生盛海涛说,他大概是6点15分到达急诊科的,初步作出诊断后决定在超声定位下行诊断性穿刺,以明确是否存在腹腔内出血。

在超声科医生床旁彩超的定位下,盛海涛在腹腔积液最明显的部位穿刺,抽出10毫升血液。

“抽出来的是不凝血,提示腹腔内出血。”盛海涛解释说,如果是操作失误将针穿刺到血管里,抽出来的血会凝固。

肝内占位、腹腔出血、失血性休克……明确的开腹探查指征!

“患者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重,出现失血性休克,我没把患者接回病房,而是直接和急诊科的医生、护士以最快的速度将患者推到ICU,一边抢救,一边完善术前准备。”盛海涛说。

这边,向家属交代病情、办理入院手续、抽血化验、签手术知情同意书……术前准备紧张快速地进行着;那边,接到盛海涛汇报的包钢医院副院长、肝胆外科主任张生彬也迅速赶往医院,肝胆外科医生高强也闻讯立即往手术室赶。

险象环生

手术团队争分夺秒奋战

经过紧急的补液、补血和抗休克治疗,当晚8点多,患者被推进手术室。

为了保证手术安全,术中开通了中心静脉和外周静脉4条输液通道,快速补液,直至手术开台,对症治疗一直在进行着。

“我不到8点就到了医院,手术从晚上8点多开始,做了3个多小时,到12点多才结束。”包钢医院副院长张生彬用“争分夺秒、惊心动魄”8个字形容整台手术的紧张和凶险,“如果我们不是有肝移植手术技术的丰富经验,患者可能就下不了手术台了。”

手术由张生彬主刀,高强、盛海涛、王俊杰等肝胆外科医生悉数上台。

手术台上紧张抢救

当电刀刚刚从皮肤划过,淡红色的血水就渗了出来,“这说明体内出血量非常大,由于大量补液,血管里的血液稀释后颜色变浅了。”张生彬用说,打开腹腔后,患者腹腔内积血大约有5000ml,两台吸引器快速将腹腔内的液体往外吸。

从术前CT结果看,肝脏可能有占位或者血肿,腹腔出血十有八九与此有关!张生彬想着,于是,在腹腔内满是积血术野模糊的情况下,左手迅速顺着切口划到肝右叶膈面,感觉有隆起的肿瘤,周围有血凝块。“我赶紧用手压住,台上人员马上将切口延长到肋缘下。”

扩大切口后,可见肝脏肿瘤破裂处“像火山口”一样,中间有血液向外涌出,台上紧急用5块厚纱垫压迫止血。

“血压掉下来了!”这时,麻醉医生齐小冰喊着。其时,患者动脉收缩压已经降低30mmHg,心率也极快,生命危在旦夕,必须尽快维持住血容量。

这边,张生彬团队紧急用止血带阻断肝门动、静脉血管,减少入肝血液,暂停手术;那边,齐小冰通过4个静脉通道用压力包加压输血、输液。

20分钟后,患者的血容量逐渐升起来了,血压有所回升,手术继续进行。

“松开止血带,我们看到肿瘤特别巨大,约20×20厘米,在肝右叶,位于肝中静脉和右肝静脉之间,向外凸出生长,靠近肝上下腔静脉的右侧。”张生彬说,由于肿瘤位置特别深,操作非常困难。

多亏有娴熟的肝移植基础,对肝脏周围的解剖游刃有余,张生彬团队迅速松解肝周韧带,使右肝下沉,让肿瘤暴露在切口下方。

最终,张生彬团队成功地将这个巨大的肝脏肿瘤完整切除。“由于肿瘤特别巨大,我们不能做标准的右半肝的切除术,怕完全切掉右半肝后,术后患者剩余的肝脏不能维持身体代谢,出现小肝综合征,到时候如果不进行肝移植,患者同样会面临死亡。”张生彬说,术中他们完整切除了肝脏的8段、7段和5段,保留了肝后叶的部分6段。

术中险象环生,患者几番面临生死。张生彬团队不得不几次停下手术,两次阻断肝门供血;麻醉医生快速补血、补液,调整患者生命体征。

缝完肝脏最后一针后,张生彬直起腰来,不自觉地冲着一直忙前忙后的手术护士喊了声:“小米,这个小伙子我们救活了!”

经过近4小时的协作奋战,终于成功完成手术。

从下午5点多接进急诊科,到晚上8点多手术,12点完成手术返回ICU,近7小时的生死救援彰显了包钢医院强大的综合救治能力和学科间的团队协作“。关键时刻,有一个环节掉链子,都不可能救回这个年轻人。”张生彬感慨地说,整台手术可记录的出血量达到11000毫升,输血5200毫升、输血浆4000毫升。“当天晚上我们医院的备血不到2000毫升,如果没有血液保障,手术根本无法完成!”

1月17日晚,输血检验科值班医生只有管秀多一人,当时血液科、内分泌科也有病人需要配血,肝胆外科的血液标本送过来后,她立即检验,做血交叉、血型复核抗体筛查实验……一切都在争分夺秒地进行,连夜两次安排人去包头市中心血站取血,终于保证了手术用血。

记者最新了解到,术后患者恢复顺利,1月18日上午9点已经拔掉了气管插管,恢复自主呼吸;19日上午,患者转回肝胆外科病房,当天下午5点40分,张生彬去查房时,见患者已经在家人的看护下下床去卫生间……

【医生提醒】

警惕年轻化的肝脏肿瘤

据盛海涛介绍,17日下午,29岁的患者与爱人在乐园滑冰时,突然感觉腹部疼痛,开始并未重视。最后,疼痛逐渐加重,才通过“120”送医。

“发生腹腔内出血的情况,大多数与外伤有关。”盛海涛在与患者和家属的反复通中确认,患者滑冰时没有被撞或者摔倒的经历,“这种肝脏肿瘤自发破裂出血的情况极为少见。”

原来,在2020年夏天的一次体检中,发现患者肝脏部位有一个很小的结节,当时医生建议“定期观察”“。现在看,患者肝部的肿瘤很可能是当初的‘小结节’快速长大。”盛海涛说,这种快速生长的肿瘤往往血运特别丰富,自发破裂后,才会出现如此巨量的腹腔出血。

“现在病理结果还没出来,从术中的情况看,肿瘤的质地比较柔软,不像是恶性的。”张生彬说,他根据经验判断患者破裂的肝脏肿瘤应为腺瘤或者肉瘤,即使是恶性的,也是恶性度较低的。

“肝脏腺瘤和肉瘤发生的概率比较低,发生在年轻人身上的更为少见,长这么大还自发破裂出血的算是罕见了。”张生彬以肝脏腺瘤为例,临床上发病较少,多见于长期服用避孕药的女性,但是却应该引起警惕。“去年一个18岁的小伙子因右上腹不适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肝脏腺瘤。”张生彬说,这位小伙子的肿瘤也比较大,收治入院后做了半肝切除手术,目前恢复良好,与这台手术唯一的不同是:肿瘤没有破裂,手术是择期、不是急诊。

张生彬提醒,肝脏的腺瘤虽然是良性肿瘤,但是多由肝内动脉血管供血,血流压力较大,三分之一的患者可能发生大出血,而一旦肿瘤破裂出血,多数情况下来不及上台抢救。

这类肝脏肿瘤不像是肝癌,会经过乙肝、肝硬化、肝癌“三部曲”,也没有相关肝炎症状,早期不易被发现,规范体检仍是早诊、早治的唯一方法。

【推荐专家】

张生彬,内蒙古肝脏移植中心主任,中南大学外科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内蒙古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包钢医院副院长、肝胆外科主任。

专家门诊:周一、三上午

包头晚报全媒体记者 沈建梅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