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视频 » 生活

父亲的功勋章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抚摸着父亲珍藏的功勋章,百感交集……

父亲于1947年8月在家乡内蒙古赤峰宁城县应征入伍,走上了革命道路。听父亲说,他所在的内蒙古卓索图盟骑兵纵队,是以蒙古族指战员为主的骑兵师,组织严密,训练有素,是一支能征善战、智勇兼备的人民铁骑,建立了可歌可泣的历史功绩。典型的一场战斗为剿灭韩仓杰匪帮。韩仓杰是日伪时期的保安队头目,日军投降后拉杆为匪,与东北、热河等地的土匪勾结,为非作歹,祸害百姓。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多次派兵剿匪,有力地打击了韩仓杰匪帮。1948年1月,韩仓杰匪帮的余匪流窜到沙漠地带继续作恶,热中地委派卓索图盟骑兵纵队,分头堵截。在这次战斗中,父亲带领一个班的战友们在老哈河击毙匪徒18人。纵队采取“发现匪踪,穷追不舍”的方法,将土匪追得筋疲力尽,无处安身。1948年底,在剿匪部队的有力打击和强大政治攻势下,余匪彻底瓦解。

父亲平时训练刻苦,勤于摸索,不断进取。1949年,他们班在重机枪连的训练成绩并不好,通过不懈努力,逐渐掌握了要领。重机枪以前押铁常掉,经常拉不开栓,射击时子弹不能集中。父亲仔细研究,找出了齿抓和机身的故障缘由,经过维修后终于打准了。经过4个月的苦练,午间也不睡觉,带领全班最后超过了上级要求,七次射击十发十中!1949年,父亲在练兵总结中荣记一等功,并光荣入党。

作为骑兵,父亲惜马如命,视马为自己的朋友,从不打马,也不骑马乱跑。还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自己动手修马鞍子1700盘,修补皮口袋1090条,用牦牛毛制作马缰绳2500条。既自力更生弥补了物资不足,完成了战备的急需,又给国家减少了开支。

1953年、1954年连续两年,骑兵5师一个团奉调参加国庆阅兵大典,参加检阅。在两次阅兵训练中,父亲克服困难,刻苦训练。当时,家里没有劳动力,生活极其艰难。母亲给父亲写信要求他无论如何回家一趟,父亲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回信拒绝了……在国庆阅兵大典上,他们的方队步履矫健,整齐划一,完美地展示了驰骋沙场,俊朗飘逸的铁骑风采,受到了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等中央领导的检阅,出色地完成了上级领导交给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1953年受阅中团内第一,1954年受阅中团内第二。父亲在团党委大会上受到师党委的表扬,荣获阅兵奖章一枚,极具时代厚重感和历史纪念意义。

在和平年代,父亲对学习、训练也一刻也没有放松,对行政管理工作也是尽心尽力。下雨天帮助班排的同志遮草帘,天晴了督促大家及时晾晒;亲自搭马棚,关心马匹的饲养问题。即使生病也坚持训练,严重时骑不了马,徒步走很远的路程到操场去上课、操练,战士们看到后很是感动。有个战士说:“连长都骑不了马了,还这样以身作则,我们要是做不好,都对不起连长”。大家训练情绪高涨,指标逐渐提高。父亲不只关心训练,更关心大家的生活,想方设法安排好连队的饮食。训练结束或晚上休息后,深入班排,了解大家的饮食起居情况等。团长乌力吉图评价:“王文焕是大家满意的好连长。”

1955年4月,父亲荣获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解放奖章一枚。1956年2月,荣获解放奖章一枚。这几枚彰显父亲荣誉和功劳的奖章,浸透着他平时训练和英勇作战的血汗,是对父亲革命功勋的纪念。正如《十五的月亮》歌中唱到的:“你献身祖国不惜流血汗,我肩负着全家的重任,你在保卫国家安全……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没错,军功章里有父亲的功劳,也有母亲的付出。

1959年,父亲带领全连参加了平息西藏叛乱。从执行平叛任务以来,对全连情况了如指掌,管理严格,在行军作战中,对马匹的管理更为细致,在行军作战中没有发生一起事故,上下山时帮战士们扛架轮,扛重机枪。经常教育部下,不要违反政策、纪律,原则性极强,在巴罗寺战斗中说:“我们是人民的军队,应该遵守纪律”。因此,全连在巴罗寺战斗中,无论干部战士秋毫无犯,顺利完成任务,又立战功。

父亲从士兵、班长、连长一路升到团职干部,他和战友们浴血奋战,出生入死,历尽艰辛;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和平环境中也没有放松自己,认真工作,不断进步,圆满完成军事训练、平叛剿匪、生产建设等各项任务。

党和人民珍视他们为革命做出的卓越贡献,在内蒙古自治区成立50周年大庆之时,政府给参加革命的老同志颁发了“内蒙古50年大庆”纪念章,这是父亲有生之年得到的最后一枚功勋章……

□王桂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