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视频 » 生活

蓝焰

一只孤独的狼崽被遗弃在茫茫雪夜。

所谓雪,无非是喧闹的礼花散落的碎屑,厚厚的堆积,是严寒的作品。大地上的活水,随着眼泪流走了。

雪花返回天空。雪花不屑于飘落在这脏兮兮的大地。雪花没有足够的纯白喂养嗷嗷待哺的子民,它选择离开。雪花知道,即便有足够的隐忍为大地装扮一时的素洁,也架不住喧闹的声浪沸腾,裸露出丑陋的岩石。

放礼花的热浪招来寒风,肆虐着,嚎叫着,四处奔走,没有目的。

寒冷越来越急迫地敲打着它的心脏。它觉得它就要死了。死在无思无想的混沌之中,是上帝在赐福;死在极度的清醒之中,就是善良的惩罚。它支棱起全身毛发,磨砺为匕首,抵御着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寒流。

这时,它看到一丝蓝焰摇曳而来。蓝焰,蛇型磷火,骨骼被生命丢弃后的另一种风景,腐殖质在死亡与新生之间的顽强过度。你的前生是谁,是参天大树?是石斑鱼?是鹦鹉或猫头鹰?是一条蚯蚓?是呱呱坠地时戛然而止?是朗朗书声?是手托下颚在沉思?是悲欣交集着一冉银须?

所有的答案都是没有答案,就像所有疑问都无从问起。

蓝焰在远远地向它招手。此时,招手就是温暖,光就是温暖,飘飘摇摇就是温暖。它走上前去,伸出几乎要冻僵的四肢,让蓝焰包裹起全身。

在没有人间真实大雪的寒夜,一团蓝焰像襁褓一样包裹起一只将死的狼崽。

你这昏头昏脑闯入雪夜的小小狼崽。

你可以从容地死去了。

□梁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