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包头方舱”医疗队员:在阿拉善的那些日子……

11月4日下午17时许,包头市中心医院执行阿拉善盟核酸检测任务的“BSL-2国家(内蒙古)公共检测移动PCR实验室”(以下称包头方舱实验室)一行17人(其中包括2名华大公司随舱工程师、1名大巴车司机)凯旋而归。15天中,他们以21155管(相当于10:1混检21万人次)的检测量向阿拉善人民交出一份完美答卷,不负重托、不辱使命。

半个月来,他们出过汗、流过泪、经历过心身的极度焦虑和疲惫,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难,终让包头方舱实验室实现最大检测通量,成为当地全员核酸检测的主力军。

一切以“核酸检测任务”为重!半个月来,当地政府和各方人士给予他们无私的支持,“没有大家的帮助,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成绩。”包头方舱实验室的医疗队员表示。

不辞辛劳  连夜备战

左旗是阿拉善盟政府所在地,这是一个总人口20余万的边陲小城。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这里的安静祥和,使之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

按照自治区卫健委、包头市卫健委的紧急部署,包头市中心医院抽调精兵强将组成包头方舱实验室医疗队,赴阿拉善盟支持核酸检测工作,以弥补当地全员核酸检测能力的不足。

驰援阿拉善

10月21日21时许,经过10多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包头方舱实验室的队员们抵达目的地——阿拉善盟左旗。

夜晚的阿拉善天气奇冷,奔波了一天的包头方舱实验室医疗队员们顾不上回酒店休整,直接来到检测地点——大漠奇石博物馆旁空旷的广场上。搭帐篷,整理、摆放物资,接水电暖,安装、调试设备……第二天就要投入紧张的核酸检测工作中,大量重要而繁琐的前期准备必须在当夜完成,由于实验废水不能走市政下水系统,队员们还要准备好垃圾和废水的处置,舱内高压锅消杀等细节,都要考虑、准备周全。

事情千头万绪,每一件都要衔接、处理好

“从晚上9点多抵达到凌晨2点,我的手机里已经存了30多个阿拉善盟这边工作人员的号码,电话都要打疯了,不知道该找谁协调需要的东西。但让我感动的是,左旗对接的工作人员都很热情,不管电话打到谁那里,都会说‘你需要什么我来帮助你,我来告诉你该找谁’。”负责信息保障工作的医疗队队员殷乐说。

当准备工作告一段落、队员们回到酒店时,已经是22日凌晨4点了。

不畏困难 挑战极限

22日一大早,队员们直奔检测点,完善检测前最后的准备。中午11点,包头方舱实验室开始不停地收到来自各个采样点的大批量样本,正式参与到当地的第二轮核酸检测中。

在包头方舱实验室医疗队的人员配置中,检测人员共6位:刘紫玲、祁志芳、李燕、郭慧荣、陈立青、王宜然,刘紫玲是本次检测组的组长。原计划6名检测人员分2个班次,3人为一组4~6小时更换一个班次。但是,面对大量的检测工作,没有人愿意离开工作岗位,因为谁都知道,正常休息引起的窝工,对疫情防控会造成多大影响。原先的3人一组临时调整为舱内样本处理室4人才能满足工作需要,而试剂准备区和扩增区也需要有1名检测人员,导致6人的检测团队每班次只能轮出一人休息。考虑到个别检测人员的实际身体状况,实在坚持不下来的人员在带队院领导的“强迫下”,选择回去酒店休息几个小时。其他人则在帐篷里眯一会后继续上岗。

方舱实验室总面积为30平方米,而作为主战场的样本处理室更是不足20平方米,其中 “罗列”了一台分样仪、两台提取仪、一台生物安全柜,两台冰箱,一台恒温箱等实验设备,将狭小的空间挤压得更为局促。检测工作开始后,大量标本被送入舱内,舱内人员几乎无处落脚,队员们苦中作乐打趣道“已被标本全面包围,我们要突出重围,夺取胜利,顺利出舱”。

舱内样本处理室工作之艰辛,将队员们的“苦中作乐”逐渐消耗殆尽:仪器运转噪音大,队员们的工作交流都要靠大声喊话,一个班次下来嗓子就哑了,考虑到上厕会耽误检测工作,队员们都尽量少喝水。加之包头方舱实验室始终达不到最大检测量,队员们的心理负担很重。在生理和心理双重压力大,队员们的身体出现许多不适症状,有的人失眠,有的人上火严重喉咙疼得无法说话……

王宜然是此行6名检测员中唯一的男性,26岁的他积极主动地承担了舱内最重的活儿——安全柜内加样岗位,此岗位需要时不时地为分样仪手动补液,不停地给提取出的产物构建反应体系,同时还要兼顾身后一台提取仪的运行……从第二轮检测开始截至10月24日凌晨5点,已经连续30多个小时未休息过。当时王宜然出舱回到帐篷,后勤保障组的殷乐看到他面色发白后关切地问“王宜然小哥哥你脸色很差,里面的工作怎样了”,没见回应,殷乐抬头一看,发现王宜然已经倒在帐篷内瞬间睡着了。“超负荷的工作让他的身体启动了保护机制。”刘紫玲说。王宜然稍事休息醒来后,刘紫玲命令他赶紧回去休息,他说:“紫玲姐,咱俩是一样的,都没有休息过,你也需要赶紧休息一下。”


舱外,负责后勤保障的工作人员轮班陪在外面,消毒、搬运试剂、整理物资,不停地转运医疗废水和垃圾……

舱内垃圾双袋双结,消杀、处理、转运丝毫不能马虎。

王明利负责院感工作,要让全队“零感染”凯旋,感控工作不能有丝毫马虎:检查队员们防护服穿脱是否到位、指导舱内和外围的消毒、医疗垃圾的收集处置……“比如舱内的垃圾要‘双袋双结’,消毒后才能出舱;防护服要高压灭活后才能出舱,再转运到指定的垃圾点暂存;垃圾桶的摆放、消毒也很严格,要按照指定路线运送。”王明利举例,4万人份的检测量产生垃圾约180公斤,收集、处理都要严格按照感控要求操作,仅这一项的工作量就非常大。

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检测人员在舱内工作,外围保障就紧紧相随,凛冽的寒风中,队员们在外面一忙就是一两个小时。

“出来后,我们就是一个战斗集体,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每个人都让我们感动。”刘永旺说。

多方援手 不辱使命

医疗队所有人员每天都需做核酸检测,测温并做好记录,监测身体健康情况。

从10月22日中午第二轮核酸检测开始,紧接着10月23日又开始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第二轮由于工作流程需要磨合仅做到21210人次,第三轮经历磨合后,也仅仅做到41919人次,与方舱最大检测通量10:1混检60000人次尚有较大差距,医疗队领队包头市中心医院副院长梁鲁及副领队院长助理刘永旺焦虑万分,而队员们的疲累状态更让他们心疼不已。

“必须改变这种局面!”梁鲁、刘永旺、刘紫玲等医疗队领队、组长们紧急商讨应对方案,自内而外解决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包头方舱实验室的工作职能是“检验”,而前期大量的标本信息录入、上架,以及消杀、废水废物的收集处置拖慢了检测效率。为了减少非必要“动作”,梁鲁、刘永旺两位领队积极与当地相关部门协调,将包头方舱实验室协调进驻阿拉善盟中心医院。

“当地卫健委和相关部门非常支持、配合我们的工作,不仅把检测点改到盟中心医院,让我们能共享医院的消毒、废水处理和垃圾转运系统,标本上架的前期工作也交由专人负责,还给我们配了4名当地工作人员,舱内的检验员从6人增至10人,每组有5人在舱内工作,大大减轻了舱内队员的工作负荷。”梁鲁说。

针对包头方舱实验室未能达到6000份检测通量的问题,刘紫玲与华大公司的随舱应用工程师韩磊探讨解决方案。“在分样仪和人员到位的情况下,提取仪提取时间过长且后续构建还要浪费时间是问题所在,我以前曾在包头方舱实验室说明书上看到它有‘自动体系构建’模式,就和工程师商量要探索出这一新模式。”刘紫玲说。

工程师多次和厂方专家沟通,并带领6名检测队员边探索、边学习,大家表示即使不休息,也要把“自动体系构建”模式探索出来!自动体系构建模式虽然不能大幅度加快检测速度,但是可以简化生物安全柜内的工作,而节约下来的时间可以用来做另一项工作。同时,刘紫玲已经着手借调一台提取仪,而节约下来的时间可以全力应对调来的提取仪。在测量过方舱内剩余可用面积后,刘紫玲联系各品牌仪器销售方希望他们全力为方舱实验室调动一台96通量的提取仪,经多方电话沟通终于在北京博尔盛公司的唐正良经理的那里联系到一台可用的硕世提取仪,并拜托其派专人专车连夜将仪器及其配套试剂耗材赶在27日前送到阿拉善盟。

终于,在第四轮核酸检测开始的前一天下午,“自动体系构建”模式探索成功。凌晨时刻,硕世提取仪就位。这意味着,包头方舱实验室的保底检测量已经大于6000单检。

10月28日中午12点,第四轮核酸检测开始,到29日中午11点,包头方舱实验室已经完成了 63个检测板次单检5888管(按1∶10混检58880人)的核酸检测量,“我们真实的检测能力已经超过了包头方舱实验室的最大检测通量6000单检,之所以做到5888单检,根本原因是无标本供应了!”刘紫玲介绍。

在援阿拉善期间,包头方舱实验室核酸检测总量达21155管,不负重托、不辱使命!

记者了解到,援阿拉善盟期间,包头方舱实验室得到了社会多方人士的无私支援:

北京博尔盛公司唐正良经理了解到包头方舱实验室急需一台提取仪时,立即联系包医一附院中心实验室,王永福教授二话不说就将提取仪打包好,唐正良于第一时间雇车将提取仪及配套试剂和耗材送到阿拉善左旗;

因阿拉善盟核酸检测试剂需求量大,包头方舱实验室医疗队抵达后,将1万检测试剂调剂给当地,致使剩余试剂无法满足工作量需求。迪安丰信的赵学飞经理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从武汉协调3万份方舱专用试剂,派专车奔波数千公里不舍昼夜地将试剂送到阿拉善左旗。

“面对抗疫任务,大家不计报酬、不计代价,让我们感受到了凝心聚力、共克时艰的伟大力量。”梁鲁说。

“每天乘车出入,我都能看到有人向我们竖大拇指,内心挺感动的,我们再苦再累都值了。”队员们说。

来源:包头市中心医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