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花雨

(文化)探秘寻宝Ⅵ——包头博物馆里的女性世界小窥(上)

唐·双鸾衔绶纹葵口铜镜

素面铜镜

磨镜人

妆奁

灰陶环

骨簪


人类的脚步从蒙昧中走来,跨越百万年,一步一步留下了诸多时代的遗存,有的融进我们的血脉,有的经过时间的洗礼幸运地走进博物馆,使我们能够从中小小一窥古人的生活片段。

每一个博物馆都会有自己的奇妙夜故事,这次,我们跟随包头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张岩的脚步,一同走进包博,从文物中感受古代女性的小世界。

梳妆篇

唐·双鸾衔绶纹葵口铜镜,八出葵花形,浮雕鸾鸟,鸾为瑞鸟,赤色五彩,“双鸾”寓意夫妻团圆家庭美满;鸾鸟口衔双穗长绶带,足踏花枝。“绶”与“寿”同音,意为长寿,此类铜镜在唐代十分流行,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征集于包头市金属公司的宋·仙人龟鹤带柄铜镜,通长18厘米,镜面直径9.9厘米,柄为长方形,圆形无纽,镜面主题纹饰为神仙龟鹤图。此镜为宋代典型的铜镜式样,是当时女性“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的真实写照。

金·许由巢父故事纹铜镜,2000年包头市文物商店移交。该镜背面铸造浮雕演绎的是“许由洗耳,巢父饮犊”的故事。

“清早起来菱花镜子照,梳一个油头桂花香。”镜子是女性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我们今天用的镜子多是玻璃制品,但在古代,人们用的是青铜镜,正如诗中所云:“铸镜须青铜,青铜易磨拭。”考古发掘证明,中国在距今4000年前的齐家文化时期,就已经开始使用青铜镜。直到清代中晚期以后,青铜镜才逐步为玻璃镜取代,退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可以说,铜镜是中国古代金属器物之中沿用时间最长、使用人群最广、反映时代面貌较全面、又对人们生活产生过许多影响的古器物。

如今,我们在博物馆中见到的古代铜镜大都是灰黑色,有绿锈,在很多影视剧中看到的铜镜是黄澄澄的,无论哪种颜色,都很让人怀疑这能“照人前后影”?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铜镜,是青铜氧化生锈后的样子。所谓青铜,并不是纯铜,而是在纯铜中加入锡或铅的合金。铜镜刚刚制作出来是无法使用的,需要在镜面涂一层水银并打磨开光,日常使用中也需要时常保养,正如《淮南子·修务训》中有“明镜之始下型,矇然未见形容;及其粉以玄锡,摩以白旃,鬓眉微毫可得而察。”明代成书的《天工开物》记载:“凡铸镜,模用灰沙,铜用锡和,开面成光,则水银附体而成。”铜镜的打磨保养还造就了古代一份特殊的职业——磨镜匠人。南北朝的《上清明鉴要经》就记载:“昔有摩镜道士,游行民间,赁为百姓摩镜,镜无大小,财费六七钱耳。不以他物摩也,唯以药涂面拭之,而镜光明不常有。”在包头博物馆也有几枚铜镜恢复其本来面目——银白色。

古人常将镜子称为菱花镜,如《红楼梦》中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影瘦。”菱花是菱角的花,色黄形小,人们之所以常用此花比喻镜子,是因为铜镜在日光照射之下,颜色看上去如同菱花。如宋代《埤雅·释草》中有“旧说,镜谓之菱华(花),以其面平,光影所成如此。”另外,菱花之名还与其形状有关。唐代以前的铜镜,除少数为方形外,多数为圆形,反射日光于墙面,时有菱花之形。南北朝时期庾信《镜赋》中有:“照日则壁上菱生。”后来人们便模仿菱花的样子制成一种边缘如菱花形状的镜子,或者在镜子背面刻上菱花花纹,菱花镜便更加名副其实了。唐代以后,菱花镜是最流行的款式之一。宋代之后,铜镜才有了柄,更加便于手持。青铜镜有大有小,大的一般摆放在梳妆台镜架上,小的手持,也可以随身携带。

铜镜不仅是日常生活用品,也是艺术品,背面一般都铸有精美的纹饰或文字,常见纹饰有几何图案、动植物、神兽仙人、民间故事、生活百态、祈愿祝福等内容,既表达了铜镜的主题内涵,也反映了当时人们的审美趣味,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目前,包头博物馆馆藏铜镜比较多,展出铜镜有近20面。最早的是战国时代的素面铜镜,还有汉代的昭明铜镜、乳钉纹铜镜,唐代的双鸾衔绶纹葵口铜镜,宋代的仙人龟鹤带柄铜镜,金代的“富民县官”铭龙纹铜镜、许由巢父故事纹铜镜,元代的素面铜镜等。

古代铜镜所用铸造原料大部分是铜,而铜也是铸币的主要原料,所以,古代对铜镜的铸造管理十分严格,多为官铸,如宋代的造币机构钱监(院)也搞副业——铸造铜镜以创收。

铜镜在近4000年的历史发展中,已经超越了日常生活中照面饰容的用途,深深印入了各时代社会生活和文化的痕迹,譬如人们常说的“破镜重圆”、“明镜高悬”、“以史为鉴(古书‘鉴’与‘镜’互通)”等,都饱含着不同时代的历史信息,可见镜子不仅能映照容颜仪表,也能见证情感,更能审视人心。

“晨起对镜奁,晓妆点绛唇”。妆奁是古人盛放梳妆用品的器具,也就是古人的梳妆盒。

汉代彩绘妇人陶奁长41.2厘米、宽27.6厘米、高12.5厘米,出土于包头市九原区张龙圪旦汉墓。该陶奁为长方形,方沿宽唇,器底四角及四边带小方足、中有圆孔,足罩红彩。奁长边外壁用红彩绘边框,框内彩绘五个妇人,均侧身跪坐,发髻高耸,双手相抄,身体前倾,衣裙宽大,给人以端庄富贵之感,头顶帷幔高挂,意为五人居于厅堂;短边外壁用红黑两色绘门两扇。该陶制妆奁为明器,是古人下葬时的随葬器物,古人有视死如视生的丧葬观念,就是人活着时用什么有什么,死后也要照样做成明器陪伴到另一个世界。

首饰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古有之。"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 从古至今,女性首饰分为头饰、项饰、手饰、耳饰、配饰等几大类。

在包头博物馆,我们可以看到新石器时代的灰陶环、骨簪,商周时期的羊首青铜耳饰,春秋时期的铜簪子、铜环、绿松石骨珠项饰,北魏时期的金步摇冠饰,元代的铜耳环、金耳环等各色首饰。从质朴高古的陶、骨质首饰到后来极为华丽精致的玉、金、银质首饰,反映的是人类文明的发展和生产力的进步。

新石器时代的灰陶环直径8厘米,厚1.2厘米,1988年包头市西园春秋墓地出土。灰陶环是一只戴在女性手腕上的镯子。无论是叫做环、镯还是钏,亦或是跳脱,都是爱美人士手臂上的风情万种。在距今6000多年的陕西半坡遗址也出土有了陶环、石镯等,学者们认为,先民们在手腕上饰以各种环形物,不仅仅是因为美,也是因为原始手镯的形制和礼器中的玉璧、玉琮等非常相似,所以,佩戴手镯也是礼仪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现象又与图腾崇拜、巫术等密切相关。尽管新石器时代中国的先民已经开始对玉的崇拜与追求,但显然,玉手镯不仅稀有而且昂贵,新石器时代先民能否用玉器打扮自己,一方面要看这个地区是否产玉,另一方面要看本部族是否有实力通过买卖交换或者通过战争获得玉器。

镯子还曾以乐器的形式出现。《周礼·鼓人》记载:“以金镯节鼓,形如小钟,而今相沿用于此,即古之所谓钏、又曰臂钗,曰臂环,曰条脱,曰条达,曰跳脱者是也。”相传,唐文宗李昂曾问大臣“古诗中的轻衫衬跳脱,跳脱是什么?”大臣面面相觑,唐文宗得意地笑道,跳脱就是腕钏啊。到了明代,腕钏已经变成手镯。明代的顾起元在其《客座赘语·女饰》中介绍,“饰於臂曰手镯。镯,钲也。

新石器时代骨簪,长20厘米,出土于包头市西园遗址。中国古代除了削发出家之人,无论男女都留长发,所以簪子也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最初男女都可以使用,“男以定冠,女以绾发”。杜甫《春望》中就有“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之句。后来簪子专指妇女绾发的首饰。

上古时期,簪被称作“笄”,中国古代汉族女子年满15岁要行“笄礼”,即将头发盘至头顶,用簪子固定,以示成年。簪子一般为单股,形如巨针,双股的因形似叉称为“钗”。簪子的材质有金属、骨质、玉石、木等,贫寒之家用根荆条也可绾发,如有传统京剧《荆钗记》。另外《列女传》中有“梁鸿妻孟光,荆钗布裙 ”,讲的也是用荆条做钗,因此古人又用“荆钗布裙”表示妇女朴素的服饰,以此又引申出男性谦称自己的妻子为“荆妻”、“拙荆”等。另外,簪子还有一个诨名叫做搔头。相传汉武帝宠爱李夫人时,曾顺手拿她头上的玉簪子搔头,因此得名。

这几年,因为汉服热,很多女性也在穿汉服的时候用簪钗等传统饰品打扮自己。(文/记者 范思慧 图/通讯员 张岩)

(未完待续)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